末日化雪,彼岸经年,我们再次相遇街角,安然浅笑。时光忽明忽暗,记忆磕磕绊绊,似乎再也回忆不起那些失手放掉的如沙年华,另一些人在其中行走的背影,早已模糊不清,错失的我们能拿什么拾起这掉满一地的碎片?这样的深秋,薄凉的枫叶拼了命的往下掉,火红的生命,没有任何留恋,一如此时相对无言的两个人,所表现的对过去既往不咎的态度,人实在是虚伪惯了的生物。 张爱玲曾说过: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怅惘,像忘却了的忧愁、、、、、、如此的话,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淡然忧伤,无处安放。 我不懂得,原来感情是这么犀利的词语。就这样把尘封的安眠打破,把长久的精心筹备击溃。表面冰然冷酷、内心暗波汹涌、、、、、、年轻时,狂热的去爱一个人亦或是折磨的去恨一个人都会觉得理所当然,那些日子里,沉浮的心事辗转着思绪,沉默中却依然理不清那千丝万缕的欲说还休,爱情的确是个太飘渺的东西。 很多人都说,时光是唯一解决伤感的方法。它足以使古老的金字塔轰然倒塌,这人心又怎可与之争锋?可是,时光在疯狂的老去,它将让人倾诉的机会留在了风里,伴随着旋转的落叶,卑微进了尘埃里。而其实,尘埃却终是无法开出花来的、、、、、、 大部分时候,感情只是一个人的断句残章,那些千篇一律的剧情,周而复始的剧本,万众所归的结局和不断被代替的演员,都只是在原地徘徊着。某些人遗留下来的足迹都被风干在往昔的流年里,冲刷得仅剩空白。 不必太多,这许多的遇见,以及遇见里的冷暖自知,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一个人行走在风景里,默默数着安稳的步子,慢慢的变得淡然,偶尔闲暇,拿起静躺的笔,借着文字,划下点滴绵长的符号,不说再见,不说永远,抚弄无意间被拨动的铮铮作响有关于心事的细腻的弦,浅声吟唱着,这陌上红尘,与你我有关、、、、、、

张爱玲是一个极具魅力的女人,不论是她的人生经历亦或是她的文字!她的人生我们不去评判,我们只需要去读懂她的文字,感受她字里行间的情感!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张爱玲

人间无爱,瞬间成为永恒,永恒的惆怅与忧伤。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我要你知道,

——张爱玲《红玫瑰与白玫瑰》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

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

——张爱玲《半生缘》

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块乐,甜而怅惘,像忘却了的忧愁。

你还不来,我怎敢老去。

——张爱玲《更衣记》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

对于三十岁以后的人来说,十年八年不过是指缝间的事;而对于年轻人而言,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

——张爱玲《半生缘》

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首最悲哀的诗……生与死与离别,都是大事,不由我们支配的。比起外界的力量,我们人是多么小,多么小!可是我们偏要说:“我永远和你在一起,我们一生一世都别离开。”——好象我们自己做得了主似的。

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

——张爱玲《倾城之恋》

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人生最大的幸福,是发现自己爱的人正好也爱着自己。

你问我爱你值不值得,

——张爱玲《半生缘》

其实你应该知道,

女人……女人一辈子讲的是男人,念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永远永远。

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

——张爱玲《红玫瑰与白玫瑰》

bob体育官方平台 1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

——张爱玲《爱》

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

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

——张爱玲《天才梦》

那么你就会原谅现在的我。

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

人总是在接近幸福时倍感幸福,

——张爱玲《倾城之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