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首歌,淡淡的感觉,闲来无事,去北门走了走,邯郸的冬天并没有想象中的寒冷,只是心冷了温度就低了。游荡在洒满落叶的校园,看过白痴的、无情的、冷漠的、空洞的、猥琐的,各种形形色色的人。突然一片枫叶落在我的额头,很美,像是一场无关瘙痒的韩剧。是吧!很多故事都很平淡,我们却努力的去想像成童话。 我是个怕回忆的人,却也忍不住的偶尔回头看看,可是每次都忍不住会一次一次捂紧胸口,我知道它又疼了,对不起!一直在这样,再次狠狠的把刀插在了胸口!回忆真的是座牢,蚕食我为数不多的快乐!我想起了那个叫蝶的女子,我也想起了我们五十天的恋情! 突然发现我已经很久没有站在空旷的操场上看落日。只是邯郸的天空总是昏沉沉的,再美的黄昏都会变成冷风中的萧瑟。我很想念高中的豪华的塑胶操场,阳光打在脸上,那时我最喜欢的就是坐在高高的台阶上空想以后的生活。可是想的和现实差别好大,大到不敢接受。

你的歌声

撕开黑夜的面具,让风轻吟静柔的吹,让梦安甜,让孤独不再流泪,黎明要来,你是忧伤还是幸福。

唉,我一直幻想我的生活会多么温暖,就算不炽热也不会感到寒冷,或许一开始就错了,自从我选择来到北城以北我就不再温暖,那些所谓的荣誉,那些所谓的爱情,只是一厢情愿虚构的温暖罢了,而这种温暖甚至撑不到黄昏。 有些相遇就像是流星,瞬间迸发出令人羡慕的火花,却注定只是匆匆而过。就想两个寂寞的人,碰到了一起,然后相互取暖,春天来了就挥手告别了。人可以分开温暖过的感觉还在,纵然是虚构的怀抱,至少曾经也温暖过!有些事不管经过多久都不会淡化,虽然总是用不以为然的笑容去对待,可是有些还是会刻骨,一旦稍稍触及便会铭心。当一切都消失了,谁能明白,唯有时光,那记忆里的童话已经慢慢融化。

带着一些悲伤的温柔

夜更静,静的像碎裂的风,吹抚着岁月的脸庞,吹忆着回忆的沙漏,一丝丝,一缕缕,时光便远去,带走些什么,又留下些什么。

太多都像是一场梦,一场游戏一场梦,梦里不知梦断肠。我们早已过了做梦的年纪,经常在群里开玩笑的说自己是个老男人,也许真的老了,二十岁已经有了四十岁的疲惫。有点讨厌自己,总是喜欢去虚构些美丽童话,自欺欺人的短暂幸福过后,是撕心裂肺的痛苦。 隐身,不是为了躲避谁,只是想沉默。 他们说喜欢做梦的孩子上辈子都是天使,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上辈子是恶魔,偶尔做一次梦,梦中你身影越来越模糊,声音越来越虚幻,我偏执的以为那只是幻听。我看见你向我招手向我张开怀抱,模糊中你的笑很美。好吧!故事暂停,这不仅仅幻听,开始幻想了,我在幻想你再给一次温暖的怀抱。只可惜了,天还没亮梦就碎了,尽管那么努力的再去虚构个关于你的世界,最终都是徒劳。我学着在用理智解决我不需要感性。我还在构思这一世最美好的梦想,我不愿意破坏。就这样简单的去编写幸福。 一首歌重复了很多次,百听不厌,或许是把这首歌对号入座了,才显得那么煽情,那么凄凉。

还有一些温柔的悲伤

空荡的房间,偌大的床,躺着我这寂寞的灵魂,无处安放。幸福也许一直就在,只是被空虚占据,快乐也许不曾离去,只是被冷漠冷却。我们彼此凝视,彼此沉默,最后,风带着我们远去。

其实年纪依然太轻,生活里充满了太多不值得那么快乐的快乐,那么不值得悲伤的悲伤我们生命这样单薄,一切大痛大彻,其实不过是存在于我们的幻想之中。 如此的如此。

它漂浮在我的夜空

想说的话多了,最后还是会发现无处倾诉,慢慢变得爱幻想,慢慢的沉沦,最后我们还是都没有说出口,陌生着曾经的熟悉。想要给你温暖的怀抱,一起绘画着星空的童话,只是没有你,一切都只是风吹起的落叶。

心却飘起濛濛的细雨

什么是得失,又有什么是理所当然,都只是各自安慰的借口。看不见雪飘落的孤寂,又怎真的看见雪的花绽放,总是不安,总是难以释怀,风,或许听见,或许知道。

我想你是快乐的

总有些时光是难捱,总有些时光寂寞的像疯了,如若不如此,又怎么和明天说再见,和今天说晚安。期待总是要有的,微笑还是要有的,谁也不知道意外和惊喜那个先到来不是吗!总是向往着风的自由,却总是被栓在自己的天空,给你一双翅膀,会飞向天堂还是地狱。

我猜你本该也是这样

许多的情绪你不得不压制,许多的话不得不收藏在心,这是克制自我的意识,你会知道一旦放任这些,会伤了别人,更加的伤了自己。如若风不陪随着雨,带给你的是温暖还是寒冷,如若没有我,你是快乐还是忧伤。所有的答案都没有设定的结局,生活并不是演戏。

当礼堂温暖的歌声响起的时候

看过许多的故事,看过许多的结局,你会幻想着自己如果是故事里角色会怎么做,只是梦都会醒,醒过来会问自己的故事在那里,谁又是自己故事里的那些人人,太多无奈堆积,现实还是会狠狠的抽着你的脸,会听见别人说:“看,那个人好像一条狗。”其实,都无谓,只是你想活成自己,却太难,像风般,总是身不由己。

当你说起一些童年的时候

风吹起了多少年,吹起了岁月的皱纹,雕刻着斑驳的痕迹。风吹响着生命的号角,一去便不曾回头,谁挥舞着胜利的旗帜,谁的坟头又杂草丛生。

当夜空布满星星的时候

我问风,风从不曾回答过……

当你认真唱起歌的时候

   

当流星划过天际的时候

当你虔诚地许下愿望的时候

或者

当温暖流淌心间的时候

我又想起你的歌

它漂浮在我的夜空

有盛世繁华的落寞

有儿时踏过的脚印

有遇见的欣喜和忧伤

有别离和期待的彷徨

它刻在你的发际

它藏在你的眼眸

它闪烁在你的泪光

在时光的背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