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二十三年,已经病入膏肓的唐太宗突然下达了一道诏令:贬英国公李积为叠州都督。李积,原名徐世积,因立下赫赫战功被唐高祖李渊赐姓李,后避唐太宗李世民讳单名积。李积平生为人谨慎,善于审时度势,深得朝廷上下赏识,这样的人竟然无缘无故被贬去穷山恶水的甘肃叠州任职,实在令人费解。

在中国历史上,有很多名言,比如“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比如“天家无父子”,比如“狡兔死,走狗烹”,无不显示着皇帝们的寡恩薄情。但也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在皇帝的高压下虽历经千险却能够排除万难,给自己一个大团圆的结局。这些君臣间的斗心,其中情志交织,精微玄妙,引人深思,发人深省。

太子李治也为李积意外遭贬感到不公,赶忙跑去向父皇求情。唐太宗望着羽翼未丰的儿子,嘱咐说:“李积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只可惜你平日里对他没有什么恩德,我担心我死后你无法驾驭他呀!如今我有意贬他,他若口无怨言,遵旨照办,那么待你登基之后即可重用他,把他召回长安任宰相,他定会对你死心塌地;他若牢骚满腹,推三阻四,就是怀有异心,必须早除后患。”

萧何忍辱负重得善终

李治大吃一惊,这才明白父皇所下诏令看似昏庸,实则是对李积的生死考验——人世间最重的打击,是在风头正劲时挨一闷棍,如果李积甘愿承受,证明他对朝廷忠心不二;人世间最大的奖赏,是在落难遭殃时遇一高梯,如果李积有幸挨到李治登基,再被李治召回,必将对李治忠心耿耿。

萧何、张良、韩信,被称为“汉初三杰”。三人在创建汉室江山的过程中,立下了盖世功勋。令人感慨不已的是,他们三人的命运大不相同,韩信被杀,张良退隐,只有萧何与刘邦和平共处几十年,算是始有终,终老天年。

幸亏李积熟读经史,信奉“盈满则亏”的处世哲学,把得失看得很淡。他接到被贬的诏令后,连家都没回,便只身一人骑马赶赴叠州就职。没过多久,唐太宗去世,太子李治继位,李积最终得以重返长安并被提拔为宰相。

但过程却远不像结果那么平静,在萧何与刘邦的相处中起码历经了三次刀光:

最早的一次是刘邦去前线打仗,临行将他的战略大后方——关中地区完全交给了萧何来管理,但又老是假惺惺地派人回关中对萧何表示慰问。第一次,萧何可能也没在意,第二次就要怀疑,第三次就看穿了刘邦的心思。于是二人就你装我也装。萧何表面上装着什么也没有觉察,故意派了很多亲戚和子弟去到刘邦的身边工作。刘邦一看,人家萧何把那么多至爱亲朋都派到前线来效力了,哪还会有什么非分之想呢!

于是萧何顺利过了这一关。

后来在他和吕后一同诛杀了韩信后,又得到封赏,除了被加封五千户,刘邦还给他配备五百名士卒的卫队。萧何心想自己的功劳也不见得有韩信大,现在韩信刚刚被杀,皇上却给自己加封,这不是明摆着黄鼠狼给鸡拜年,能安什么好心呢?

于是萧何就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作贱自己。

他开始自己败坏自己的声誉,贪污勒索,用极低的价格去豪夺民田民宅。于是那些受害的老百姓纷纷去向刘邦控诉。刘邦知道凡有野心之人,一定要做沽名钓誉、收买民心的事。而萧何贪污勒索,腐败坠落,这正说明他没有野心。

萧何的名声臭了。果然,刘邦开心一笑,相安无事。

这是一步险棋,万一刘邦以腐败治罪怎么办?到那时只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但萧何毕竟是老谋深算的政治家,他算定了刘邦不会,于是有惊无险地化解了这一次危机。

尽管如此,后来,刘邦仍然找了个借口将萧何抓了起来,上了刑具,下了监狱。作为一个老江湖,萧何赶紧在狱中积极写检查书和效忠信,刘邦终于确信萧何这老小子已经服了他,于是在拍拍萧何肩膀并作了一番表扬之后,还是放了萧何一马。

如此斗心斗力,想必萧何活着更累。

徐茂功死里逃生

贞观二十三年,已经病入膏肓的唐太宗突然下达了一道诏令:贬英国公李勣(音同“绩”)为叠州都督。李勣,原名徐世勣,即民间大名鼎鼎的徐茂功,因立下赫赫战功被唐高祖李渊赐姓李,后避唐太宗李世民讳单名勣。李勣平生为人谨慎,善于审时度势,深得朝廷上下赏识,这样的人竟然无缘无故被贬去穷山恶水的甘肃叠州任职,实在令人费解。

太子李治也为李勣意外遭贬感到不公,赶忙跑去向父皇求情。唐太宗望着羽翼未丰的儿子,嘱咐说:“李勣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只可惜你平日里对他没有什么恩德,我担心我死后你无法驾驭他呀!如今我有意贬他,他若口无怨言,遵旨照办,那么待你登基之后即可重用他,把他召回长安任宰相,他定会对你死心塌地;他若牢骚满腹,推三阻四,就是怀有异心,必须早除后患。”

李治大吃一惊,这才明白父皇所下诏令看似昏庸,实则是对李勣的生死考验——人世间最重的打击,是在风头正劲时挨一闷棍,如果李勣甘愿承受,证明他对朝廷忠心不二;人世间最大的奖赏,是在落难遭殃时遇一高梯,如果李勣有幸挨到李治登基,再被李治召回,必将对李治忠心耿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