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圆圆满满实实的,悬在树梢上,清清亮亮静静的,一切显得颇为平静,只有他的心在咚咚的跳个不停,像是成心在跟自己作对,越是在乎,越加跳的猛烈。头顶的星星眨巴着眼睛,嬉皮笑脸的,似乎猜透了他的心事。她要走了,就要离他远去了。时间在分分秒秒的走过,他与她相守的时间在不断缩短,滴滴答答的声响在敲打着他的心房,每走过一分一秒,他的整个身体就会下意识的震颤一下,烦躁和无奈一阵胜过一阵,一波强过一波,不肯罢休。他瘫软的身子深陷在沙发里,黯然伤神,他想强打起精神做起来,但一切都是徒劳,整个身体像麻醉了似的,不听使唤。在一股热热、暖暖的细流下,她朦胧的身影复又出现了。高挑、轻盈、苗条的身姿越来越清晰,愈来愈分明,齐耳短发,黝黑发亮,发丝上星星点点的发着亮光,柳叶眉下一双极富神韵的眸子和蔼亲切,眼角蕴藏着一个个善意的微笑,随时有蹦出的可能。微微隆起的坚挺鼻梁,是岁月的自然堆积,给人肃然起敬的感觉。淡淡润润的唇,犹如才割裂开的熟透了的樱桃,肉肉、鲜鲜、嫩嫩的,清纯而又自燃,小巧而又玲珑。整个脸面白皙、素净、高雅、亮洁。充满了亲和、善良和淳厚。在姗姗临近的她面前,他的身体倏然注入了一股莫大的力量,出奇的迎合而上,没说一句话,相拥入怀,热浪胸涌,宛若巡游江南水韵一般惬意,犹如登临泰山巅峰一般充实,久久不愿回到现实。在时间无情的催促下,她要离开了,她要真真切切的离开他了。就在松手的瞬间,他突然感受到了分开竟是如此的困难,分开竟是如此的沉重,分开俨然就是撕心,就是裂肺,他顿觉阳光不明媚,蓝天不空阔,花草不芳香,歌声不动听,原本熟悉的人和景竟是如此的陌生和无情。在先前的约定中,说好了,她离开时,他要去送她的;说好了,在她离开时,他要欢笑的。为了不带给她分别的伤感,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回避。黯然伤神中,他才感觉到原来自己竟是如此的脆不可击。他无法控制自己感情的闸门,泪水成了特殊的送别,失魂落魄的状态成了送她的礼物。他背对着离去的她,始终没有追赶上去,任凭身体被矛盾的心里宰割,任凭身体被空虚吞噬,任凭身体被无情的泪水淹没。就在列车鸣响出发的汽笛声的同时,他突然转身向着列车疾驰的方向直奔而去,循着她的足迹,循着她模糊的身影,口中直喊着她的名字,他的喊叫声响彻天宇,遍布大地,但始终没有她熟悉的滚烫的回应声飘来。他已经顾不了太多,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没了理智,没了自控,就那么执着的喊叫着,固执的奔跑着,沙哑的喊叫声悠悠的回荡着,久久不肯散去,直至荡出黑暗,荡出星星和月亮。月亮不在那么圆实亮净,星星不在那么嬉笑调皮。在清晨的铃声中,他走出了凝噎,走出了梦境。定神屏息,颊边湿巾阵阵寒。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又是一个夜色朦胧黯然伤神的盛夏之夜。让我独自停留在这段伤痛的追忆中。宁静的盛夏之夜,我始终走不出感情的迷茫,走不出那段忧伤的追忆。逝去的流年已经随风飘散的无影无踪,只留下这段伤痛的记忆。短暂的幸福悄然过后竟是一场无法挥散的噩梦与伤感的留恋。曾经的温柔早已随风飘远。

夜色朦胧的天空中闪耀着忽明忽暗的无数颗小星星!在黑色的夜空下看到人生的渺茫命运的黯淡。敢问君在何方!茫茫的夜空中你怎能忍心徒留我一人远走高飞,你怎么丢下孤独的我一去不回。怎能让我独自一人在这宁静孤独夜晚独自憔悴黯然伤神,怎能给我留下这段刻骨铭心的伤与痛。

说好幸福的相依相伴就这样断送了!时光的荏苒岁月的流逝!无情的谎言让我无法挽留往日的温馨和甜蜜的相依相伴。留给我的只是千疮百孔的人生!刻骨铭心的记忆留下的是人生的无奈,泪为谁落心为谁痛。一丝丝的记忆犹如一场如醉如痴的梦幻。

梦难留头难回,谁在意我留流下的热泪谁能懂我心中的痛。茫茫人海中不知已经离我远去的佳人能否聆听我到的心声。早知相遇只是一场无情的游戏相聚只是一种痛彻心扉的谎言又何必相依相伴!海誓山盟的幸福诺言在哪里?甜言蜜语的相依相偎在哪里?不知是上帝的无情还是缘分的捉弄。瞬间的邂逅留下永恒的伤痛短暂的相依相伴形影不离留下终生的遗憾。

无数个不眠的宁静夏日始终无法温暖我早已冰封的心,忽明忽暗的霓虹刺痛了早已破碎的心,又到曾经相恋的季节,一个不眠的夜晚独自一人坐在床前看着泛黄的照片仿佛是生命的昨天,站在窗前轻轻呼唤着你的名字!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自己。宁静的夏日夜晚曾经是百花开放的季节如今却成了万物凋零的时刻。

盛夏的骄阳无法化解冰封的心。无数个不眠的夜晚只有刻骨铭心的记忆来作伴作陪。一丝丝挥之不去的情愁笼罩着脑海中的阴霾!与君相依相伴转眼之间幻化成忧伤梦幻。静静的不眠之夜冰冷的泪水打湿了衣袖,唯有听到心碎的声音!总是欺骗着自己你的离开是迫不得已!看着你曾经送给我各种小礼物始终有一种刻骨铭心的伤痛,勾起了丝丝缕缕无法忘记的记忆!残留着心死如灰的伤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