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得很轻一个人 静静地呆在书房 发呆原来我也可以这么安静听世界慢慢搁浅的声音所有的纷扰慢慢淡化还有远去空气在慢慢地沉淀阳光漫过窗户留下一地剪影绿色的墙壁上斑驳的竹影也在静静地发呆窗外风的声音是否掠过很多很多年前的树木是否有黑色的大鸟飞过天空徒留一夏的浪漫就像时间那么轻易地绕过我年轻岁月的脉搏还有凋落了一地的花瓣是你的牵强还是我的隐忍风依旧吹着伴着年少倔强的呼吸倾斜的墙角微弱的纤尘残留随风摇曳亲爱的自己你是否记得那个曾经坐在教室不起眼角落位置的自己不够出众的外表不够优异的成绩不够横溢的才华晚自习的灯光下徒留一脸孤独的倔强只是那年轻的生命终究太多无奈理想与现实猛烈的击撞不系之舟终究敌不过大海的汹涌亲爱的自己这世上谁都不欠你难过了找个地方擦干眼泪要始终相信总有一个方向有你想要的绚烂阳光倾斜早已找不到曾经的薄影而风依旧在吹残留着年少的呼吸像是北极星指引着北方的回归永不迷失远方的天空依旧湛蓝如同教室上空萦绕过的属于年少的一份坚持

那一年,我们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那一年,我们都还只是如花的年纪。那一年,我们还带着幻想憧憬未来的天空。那一年的我们还没有现在这样多愁善感的心情。那一年,我们还没有带着耳机默听世界寂寥的声音。那一年的我们还在教室彷徨的有点害怕时间流逝太快,那一年的你和我似乎都还看着黑班上的彩色粉笔,一点一点涂抹青春那十九岁的青涩。十九岁我们都还徘徊在毕业与工作的岔路口,那一年,钢笔字下留下些许忧伤的字语,那一年你是否上课睡着大觉,是否用手接着窗外淅沥的小雨,是否还和同桌小声的闲谈。

踏落叶,缓缓而行。冷冷的风,吹着思绪,漫天飞舞。高高的枝桠,黄叶飘飘,那些曾经的苍翠,已成为上一个季节的往事。

十九岁的我们,还在奋斗某一个目标而努力,也许这年龄不该想的太多,可是不该有的情绪总是左右我们的心情,那些单一的脾气,那些单纯还没有褪尽年轻的光环,十九岁,我们逃避了太多,经历了太多,也被感情的事伤的太深,重复轮回过着春夏秋冬,只是这一年拥有太多不该有的回忆,习惯了单身,也习惯了一个人伤感。喜欢爬在桌前看着电影,也喜欢一个人沉静在小说中,看着某些伤感的句子,模仿着写出自己喜欢的词语,总是爬在桌前沉睡,忘记那些让自己难过的烦愁。角落里面都是自己在舔食着孤独的甜糖。

迎着风,看阳光一缕缕透过树影,斑斑驳驳的洒下来。草已枯黄,秋霜的利剑,削去了夏的蓬勃。忽然就想起家乡的深秋,溪边野草经历了一个春夏的疯长,那一人多高的蒿草,在秋寒里失去了夏天的碧绿,秋风中摇曳着一片片枯黄。溪水变得清清凉凉,叮叮咚咚的流水声,像极了那曲钢琴曲《秋日私语》。

十九岁的高中,十九岁的花季。在十九岁的年龄时与你们上着三年的高中,晚自习的安静伴随着课本翻出的声音一起流失我们不懂的岁月,夏天的虫飞蛙鸣,独自聆听着窗外些许纷乱的声音,月缺月隐,灯火纠结在一起吐露出这花季的一抹虚烟,用心呼吸着这十九岁给予的忧伤,呼吸教室略微燥热的空气,时而闷热时而清凉,窗外的风微凉,吹在这皮肤上,十九岁的年华慢慢在顿步于黑夜的灯光阴影下,放飞冰冷的梦,被夏夜的热打蔫成滴滴泪珠,降落在这片我看了十九年的大地上。试卷上还划过我们改过的错题,那些事还记得多少。

图片 1

那一年,祈求不要长大,也许因为不知或懵懂,在这些岁月里流淌,学会些悲伤的词语,那天依然在奢求忘记把我抛弃,那天十九年的日子的意义却缺失在了十九岁的花季,我们从不知道将来有多远,从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是甜是苦,我们都还只是一个孩子,痛了会哭,伤了会痛。谁还会知道书里的文字又记下了曾经多少不堪的往事,有时有写不完的作业,记不完的笔记,谁都说十九岁的花季最美丽,谁都会说十九岁的年记从没有不开心的事情,而谁又知道十九岁的我们,每天都活在不开心里,因为成绩压的我们喘不过气。

田野里突然变得空空荡荡,庄稼都已归仓,秸秆也被勤劳的乡亲们收拾完毕,大地变得空旷而又苍茫。会有几匹马儿在田野里奔跑,慢悠悠的老牛安安静静地啃着枯草和残留的庄稼秸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