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首歌,淡淡的感觉,闲来无事,去北门走了走,邯郸的冬天并没有想象中的寒冷,只是心冷了温度就低了。游荡在洒满落叶的校园,看过白痴的、无情的、冷漠的、空洞的、猥琐的,各种形形色色的人。突然一片枫叶落在我的额头,很美,像是一场无关瘙痒的韩剧。是吧!很多故事都很平淡,我们却努力的去想像成童话。 我是个怕回忆的人,却也忍不住的偶尔回头看看,可是每次都忍不住会一次一次捂紧胸口,我知道它又疼了,对不起!一直在这样,再次狠狠的把刀插在了胸口!回忆真的是座牢,蚕食我为数不多的快乐!我想起了那个叫蝶的女子,我也想起了我们五十天的恋情! 突然发现我已经很久没有站在空旷的操场上看落日。只是邯郸的天空总是昏沉沉的,再美的黄昏都会变成冷风中的萧瑟。我很想念高中的豪华的塑胶操场,阳光打在脸上,那时我最喜欢的就是坐在高高的台阶上空想以后的生活。可是想的和现实差别好大,大到不敢接受。

每个孩子心中都有一个梦,或唯美,或浪漫,翩飞在那个春暖花开的夏季。梦中的我们,牵着彼此的手,漫步在悠然的梧桐巷道,静静的聆听着悠扬的旋律,感触着来自彼此手心的温度。每个女孩心中都有一个梦,在自己最美的年华里邂逅自己的王子,然后相守,相伴,相惜,直到地老天荒。图片 1最初的梦想,梦中的世界,飘飞着洁白的柳絮,茵茵绿地,阳光明媚,我们骑着一匹白马飞奔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似风,似沙,晃晃悠悠荡天涯。没有生活的压力,没有外界的烦恼,夕阳西下的黄昏,我们携着彼此的手,相伴回家。在袅袅崔烟中,忙碌着我们的晚餐。晨曦的清晨,拉开洁白的窗纱,感触阳光撒向卧室的惬意,聆听自然鸟语品味淡淡花香。最初的梦想,梦中的世界总是那么唯美,我多想,就那样睡着,甜甜的梦着,不再面对现实的心酸。在那个梦中我是你的公主,是你甜蜜的牵挂;你是我的王子,是我温暖的依靠;没有现实的交错复杂,没有生活的无奈辛酸,在那个世界,只有我们和两颗交织永恒的心。我怀揣着最初那青涩的梦苦苦的寻找,久久的等待,等待梦中的春暖花开,等待某个转身就是一次华美的邂逅。似乎生活总是那么残忍,割裂了最初的执着,粉碎了青涩的梦想。如果梦是唯美的,那么现实总是伤感的,一个是童话的晴空,一个是北方的寒冬;一个梦幻而温馨,一个伤感而凄凉。我在现实与梦想中穿梭,去找寻那个平衡点,也许是想在凄凉的雨季找到一抹温馨的色彩,而现实中交错的爱恨,打碎了梦幻的童话,生活的压力,敲裂了最初的坚守,我们曾经单纯的以为相爱就可以地老天荒,有情就可以不离不弃,却被现实证明我们怀揣的是多么纯真的幻想,当被现实的风雨打湿了追梦的羽翼,当被生活的重压牵扯了梦想的脚步,还有多少人在坚持着自己曾经许下的誓言不离不弃、海枯石烂,也许那一天我们终于在眼泪中明白现实的心酸,终于在无数次的失落后畏惧了那些铮铮的誓言,终于在一次次的背叛后不再期盼梦幻中爱情的降临。曾经,我们都有一个青涩的梦,在那个梦中,我们邂逅着童话般的爱情,像童话中的王子和公主那样幸福和快乐是结局,在那里,当我白发苍苍,容颜迟暮,你依然牵我双手,倾世温柔。可总有一天,现实的风雨降临童话的晴空,摧毁了那些纯真的浪漫;我们终于在眼泪中明白,童话仅仅只是童话,它只是儿时的一个梦,也许在那个纯真的年代里,在那个爱做梦的年纪,总需要给我们一点期许,一点向往,对未来、对生活。所以我们的世界被他们虚构了一个又一个童话,任现实的风雨坎坷,我们怀抱着那个梦,甜甜的睡着,直到有一天,他们疲累的身躯再也无力为我们搭建梦想的殿堂,我们才明白,青涩的梦里,在那个世界,我们只是父母的小公主,是他们甜蜜的牵挂与不弃的坚守。

最爱这首,但与爱情无关,不管你信不信。

唉,我一直幻想我的生活会多么温暖,就算不炽热也不会感到寒冷,或许一开始就错了,自从我选择来到北城以北我就不再温暖,那些所谓的荣誉,那些所谓的爱情,只是一厢情愿虚构的温暖罢了,而这种温暖甚至撑不到黄昏。 有些相遇就像是流星,瞬间迸发出令人羡慕的火花,却注定只是匆匆而过。就想两个寂寞的人,碰到了一起,然后相互取暖,春天来了就挥手告别了。人可以分开温暖过的感觉还在,纵然是虚构的怀抱,至少曾经也温暖过!有些事不管经过多久都不会淡化,虽然总是用不以为然的笑容去对待,可是有些还是会刻骨,一旦稍稍触及便会铭心。当一切都消失了,谁能明白,唯有时光,那记忆里的童话已经慢慢融化。


《突然好想你》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怕回忆 突然翻滚绞痛著 不平息  

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想念如果会有声音 不愿那是悲伤的哭泣  

事到如今 终于让自已属于 我自已  

只剩眼泪 还骗不过自己  

突然好想你 你会在哪里 过的快乐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 突然锋利的回忆 突然模糊的眼睛  

我们像一首最美丽的歌曲 变成两部悲伤的电影  

为什么你 带我走过最难忘的旅行  

然后留下 最痛的纪念品  

我们 那么甜那么美那么相信 那么疯那么热烈的曾经  

为何我们还是要奔向各自的幸福和遗憾中老去  

突然好想你 你会在哪里 过的快乐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 突然锋利的回忆 突然模糊的眼睛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怕回忆 突然翻滚绞痛著不平息  

最怕突然 听到你的消息 最怕此生 已经决定自己过  

没有你 却又突然 听到你的消息  

~~~~~~~~~~~~~~~~~~~~~分割线

太多都像是一场梦,一场游戏一场梦,梦里不知梦断肠。我们早已过了做梦的年纪,经常在群里开玩笑的说自己是个老男人,也许真的老了,二十岁已经有了四十岁的疲惫。有点讨厌自己,总是喜欢去虚构些美丽童话,自欺欺人的短暂幸福过后,是撕心裂肺的痛苦。 隐身,不是为了躲避谁,只是想沉默。 他们说喜欢做梦的孩子上辈子都是天使,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上辈子是恶魔,偶尔做一次梦,梦中你身影越来越模糊,声音越来越虚幻,我偏执的以为那只是幻听。我看见你向我招手向我张开怀抱,模糊中你的笑很美。好吧!故事暂停,这不仅仅幻听,开始幻想了,我在幻想你再给一次温暖的怀抱。只可惜了,天还没亮梦就碎了,尽管那么努力的再去虚构个关于你的世界,最终都是徒劳。我学着在用理智解决我不需要感性。我还在构思这一世最美好的梦想,我不愿意破坏。就这样简单的去编写幸福。 一首歌重复了很多次,百听不厌,或许是把这首歌对号入座了,才显得那么煽情,那么凄凉。

我和H说,最近总爱回忆,不知道是不是正在变老的缘故。那些最近的,几年前的,甚至可以追溯到前青春期的,还有那些女人男人活着的死去的失踪的爱我的骂我的伤我的,一个个开始在我脑海里浮现。我开始埋怨当年如何傻帽,开始怀念已经不再回来的花痴岁月,开始狠狠嫉妒在操场上奔跑的孩子们,更加开始痛恨起从现在到死去的程序生活。。。。。。这些想法有时都会让我在这个初冬的早上忍不住打冷颤,在不开灯的车厢后暗自红了眼眶。

其实年纪依然太轻,生活里充满了太多不值得那么快乐的快乐,那么不值得悲伤的悲伤我们生命这样单薄,一切大痛大彻,其实不过是存在于我们的幻想之中。 如此的如此。

所以很爱很爱《突然好想你》的原因,我想我大约是清楚明白的。那种借着别人的情绪来流自己眼泪的不堪,一点都没有,反而伤感地是那样的理直气壮。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或许是暗合了现在的心境,第一次听清这句歌词的时候,就是忍不住流泪。一些关于友情与回忆的字眼仿佛总是在时刻提醒我的失去。真的,这首歌,阿信不只是给他逝去的爱情,至少在我眼里是如此。你说活到今日,那些锋利的能够模糊眼睛的回忆又能何止是一段男女感情呢?也有友情,青春,还有过去,与你有联系的所有过去。

突然很想你,我想起的是,我的花痴岁月,我的热闹朋友,还有过去的你们,甚至那个,曾经傻傻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