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化雪,彼岸经年,我们再次相遇街角,安然浅笑。时光忽明忽暗,记忆磕磕绊绊,似乎再也回忆不起那些失手放掉的如沙年华,另一些人在其中行走的背影,早已模糊不清,错失的我们能拿什么拾起这掉满一地的碎片?这样的深秋,薄凉的枫叶拼了命的往下掉,火红的生命,没有任何留恋,一如此时相对无言的两个人,所表现的对过去既往不咎的态度,人实在是虚伪惯了的生物。 张爱玲曾说过: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怅惘,像忘却了的忧愁、、、、、、如此的话,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淡然忧伤,无处安放。 我不懂得,原来感情是这么犀利的词语。就这样把尘封的安眠打破,把长久的精心筹备击溃。表面冰然冷酷、内心暗波汹涌、、、、、、年轻时,狂热的去爱一个人亦或是折磨的去恨一个人都会觉得理所当然,那些日子里,沉浮的心事辗转着思绪,沉默中却依然理不清那千丝万缕的欲说还休,爱情的确是个太飘渺的东西。 很多人都说,时光是唯一解决伤感的方法。它足以使古老的金字塔轰然倒塌,这人心又怎可与之争锋?可是,时光在疯狂的老去,它将让人倾诉的机会留在了风里,伴随着旋转的落叶,卑微进了尘埃里。而其实,尘埃却终是无法开出花来的、、、、、、 大部分时候,感情只是一个人的断句残章,那些千篇一律的剧情,周而复始的剧本,万众所归的结局和不断被代替的演员,都只是在原地徘徊着。某些人遗留下来的足迹都被风干在往昔的流年里,冲刷得仅剩空白。 不必太多,这许多的遇见,以及遇见里的冷暖自知,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一个人行走在风景里,默默数着安稳的步子,慢慢的变得淡然,偶尔闲暇,拿起静躺的笔,借着文字,划下点滴绵长的符号,不说再见,不说永远,抚弄无意间被拨动的铮铮作响有关于心事的细腻的弦,浅声吟唱着,这陌上红尘,与你我有关、、、、、、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张爱玲说:如果情感和岁月也能被轻轻撕碎,扔到海中,那么,我愿意从此就在海底沉默。你的言语,我爱听,却不懂得,我的沉默,你愿见,却不明白。

  你问我爱你值不值得,其实你应该知道,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

——题记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那一年,嫣然的桃花拂面。爱情便风情万种而来。醉了红颜,胭脂粉下的眷恋,让千回百转的心思,沉溺于红尘中的桃花雨。于是,一颗芳心,涟漪起飞花蝶舞的绚丽。

  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那么你就会原谅现在的我。

爱情,就好像蝴蝶的翅羽,脆弱的只能翩跹一个花季。轻盈的蝶影,舞动最美的深情,君不见,芳菲的心事,搅动春花的芬芳。舞动一个花季的倩影,就那般碾落进泥土里。

  人总是在接近幸福时倍感幸福,在幸福进行时却患得患失。

爱情的阴晴圆缺,是逃离不了的轮回。留恋于迤逦的痴情,硬是把烟雨飘渺的寂寞,书写成爱的追忆。盈袖千年的等待,仿如轻轻撕碎的岁月和情感,谁在海底沉默?谁最终不言不语?

  说好永远的,不知怎么就散了。最后自己想来想去,竟然也搞不清楚当初是什么原因把彼此分开的。然后,你忽然醒悟,感情原来是这么脆弱的。经得起风雨,却经不起平凡……

一场幽幽的爱恋,把痴情离别都幻化成尘埃里的悲喜,前尘旧梦,何曾许下归期?春光中的婀娜,翩然了爱的诗句。阑珊红尘,一只桃花簪,为每一朵桃花瓣,都刻画下爱的痴心。青丝萦绕,缠乱了千年的相思,愿纷飞的桃花雨,熏香了等待中的深情。眸光里,盛满一片花海,却不能唤醒一场爱情。

  对于三十岁以后的人来说,十年八年不过是指缝间的事,而对于年轻人而言,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张爱玲说: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怅惘,像忘却了的忧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