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里生长出一个童话,黄土中的孤独泛着光彩。所有人埋头,思考。我睁眼,便和母亲相遇。这是一个需要雨天的季节。 一个梦想在南乡发芽,抽出枝叶;我的肉体滋润在西北的雨中,却要渐渐干枯。 二月的雪花才铺满大地,母亲就已经忙着摊开种子,洒向幽幽的黄土。我是黄土孕育的女儿。 尽管我们需要雨水,尽管这里很多雨水,但我衔着的这一口,只能给我遥远的土地。 母亲站在庄稼里,或者她本就是一株庄稼。她的生命,从孕育到枯萎,从种子到大树,都不曾相遇。 宿命,就如正午的阳光,洒遍每一颗沙粒,每一株树木,却在身体的阴影之后,兀自洒脱。 这是我的栖居吗?这里湿润、美好,可是我的身体干枯,要脱水离去。我那还未发芽的麦子,在滚烫的泥土里哭泣。 如果非要低头才能找寻,如果非要宁静才能安息,我何不把自己的眼泪停止? 何不把自己蜷缩在单薄的雨里? 我想要和我的明天相遇,就在昨天,我梦见去世的奶奶,她埋掉了自己的后半生。渴望,是一件幸福的事。 那么,我的清泪,你收到的有几许? 再无新芽,终于得见你的心里藏着残留的麻木。我走过每一处,枯萎的青山都要顶着复活的旗号,歇斯底里。 你眼里的忧伤,怎抵我离去的脚步? 五月的“洁白”不再是童话里的“外衣”,她的孤独依旧泛着光彩,许多人埋头。或者我想说:“我若不离,你便不可弃”! 站在季节的前头,我依旧是黄土的女儿。 2012.4月 稚 小记

是天街小雨润如酥了么?或者应是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了吧。

   下雨了,滴答在活动房上,雨珠顺着窗口结成一个笑脸。我凝视。又一阵风雨,把记忆打散了去。努力的使她完整…再完整…依旧少了什么。

都说雨是江南的韵。说起雨,就应该想起那古老深重的小巷,想起那上了岁月的梧桐,想起那孓然独立的垂檐,又或是应该想起那长亭更短亭的古道,想起那曼妙耸立于河道上的廊桥……这一切的一切,若是失了雨的陪衬,那层深远镌刻的江南韵味倒真有几份黯然失色了。

  不远处 朦胧的小山,孤独的任由雨水的侵蚀掉残存的泥土,不禁担心那尚未成长的芽苗该如何生存,依赖的养分随着泥土的流失一点点失去,根系慢慢露出白嫩的须发,一瞬间轰然倒下!虽然弱小,但掷地有声!等待太阳的升起,把余下的生命献给阳光…

我常在想,生在美丽的江南,即使不曾拥有水灵的容颜,也会试着去抽取属于江南女子的那份风韵,就如同路过雨巷,不忘停下脚步去仰望那一道道美丽的垂檐一样;就像一入梦就能勾勒清汤挂面的清秀容颜,长裙薄纱的装饰,其实只是为了能够更加迎合江南的这份柔美与阴凉一般。然而这一切的一切,不是在晴日晌午的梦里,就是在葡萄架下刚合上的那味沁人的书香里,或许还透点淡淡的野草香。

 午后的阳光带着雨后的清新和洁净散发出甜甜的气息。泥泞的山脚,躺着被剥夺了生命的芽苗,一丛丛,一簇簇…本应微笑着成长,这时却干枯的黄绿色所代替。被死亡所笼罩,没有生命的痕迹…

不落寞于一片山野的耐力,有时它的勇气是来自这里的风景。而这里的风景多少能留待人的,不论其他,雨则是少不了的了。我喜欢这里的雨,这里的雨不仅仅有着浙西南绿谷地带独有的清新甜美味道,更有着来自武夷山山脉的山雨沁心与山风清凉。每年的冬季一过,草木复苏成满山的绿色,这绿色映照下的小村,家家户户的土泥墙都带点绿色的味道了。若是再带着雨点的修饰,可谓真有一副“秀雨点村装,风笑扶泥墙。山饰有味道,全赖野草香。”的美图了。

经过雨水的冲涮,山包露出青色的身体,那一块半块的石头缝隙里却保留着不愿离去的泥巴,不知是否有一颗幸福的种子在这里孕育成长。《想象部分》

**有道是蒋捷那首让人吟咏不忘的《虞美人》曾这样道: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今天我去了他的基地,在村子里转了转,雨后的村庄显得分外干净,绿绿的麦芽地,绿绿的树芽儿。小路上没看到几个人倒是看到大大小小的狗狗在悠忽着转,我还是喜欢在农村待着,这份宁静舒适的感觉是在城市里找不到的,喜欢吃他做的饭,喜欢看他上班.很大的基地,没有几个人。只能拥有此时的这份感觉而不可能成为我的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