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这些天,我总是做梦,在梦中总梦见我第一位女友,她总指责我,说当初为什么背叛了她!我没有理由回答,只好瞎编一些理由,戏弄她。这是十多年的事情。我们那里是一个小镇,大约有一千多户人家。漂亮姑娘并少见。有 ...

图片 1

原标题:马云:文凭只是学费的收据,未来50%的职业将消失 来源:亿欧网©

这些天,我总是做梦,在梦中总梦见我第一位女友,她总指责我,说当初为什么背叛了她!我没有理由回答,只好瞎编一些理由,戏弄她。

作者:粥左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欧网,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这是十多年的事情。我们那里是一个小镇,大约有一千多户人家。漂亮姑娘并少见。有一次,我上街购物,一拐墙角,碰上很少见的美女,比我们小镇任何一个漂亮姑娘都漂亮。她身穿一身洁白的裙衫,白里通红的脸,一头乌黑的披发,两只会说话的眼睛。我想接近她,可有不敢,后来,镇里开会,我碰见了她。

来源:粥左罗

学校应该是动物园,各种各样动物都有。我们公司也是一样,不想变成农场,就要有多样性,不能把给鸡的KPI给狮子。

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他哈哈一笑说:“我是咱镇里的大明星,你不知道?”我也幽默地说:“即使明星肯定挣不少钱吧?”他伸出三个手指说:“你猜猜看?”我说:“三十元?”她用斜了我一眼说:“三百万!”以上都是开玩笑的话。从此我们就认识了,当时我们都上高中,但并不在一个学校,我在县城一中,她在县城二中。虽然不在一个学校,并不影响我们交往。双休日,我们一块逛街,饿了在小饭馆吃点;有时我俩去看电影,或者到公园去划船。累了,我们就躺在公园的小河边互相搂抱睡觉;有时我俩去压马路,说说学上所学的东西,说说我俩的今后的打算。

1

亿欧教育12月5日消息,近日,首届世界教育论坛在巴黎经合组织会议中心拉开序幕。来自全球10多个国家和地区,超过300位全球政商领袖、各国教育部长、政府决策者和著名学者共同参与本次论坛,就全球教育的未来展开对话。

放假回家,我俩除了干点农活之外,更多的时间呆在镇里的图书馆,互相看书和杂志之类。有一天,镇图书馆没人,我们看深夜也不想回去,她对我说:“你真的喜欢我吗?”我抱住她,说:“我会爱你一辈子的!”他给我一个热吻,说:“我也爱你一辈子的!”她又说:“搂搂抱抱你就满足吗?”我知道他的意思,可我不敢去做。他再次问我:“你怎么不回答呀?”我说:“等考上大学,毕了业有了工作,你就知道了。”她又问:“要是考不上大学你怎么办?”我说:“我会马上娶你的!”她激动地流泪了,说:“李江,我绝不会有二心!”我说:“我绝不背叛你!”

情商高的老板

在论坛中,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受邀做了主题演讲,他表示:“今天50%的职业将在未来消失,到时候我们的孩子将会面对怎样的世界,我们将拥有怎样的人生?这些是我们亟需探讨的问题,因为我们的未来是由教育决定的。”

很快高中毕业了,高考开始了,报志愿的时候,我俩都报的是南开大学中文系。等了一个多月,通知书下来了,我被录取了,而她孙英,经过查证,缺五分没被录取。她很郁闷,整天哭哭啼啼。我劝她,说:“明年再考吧。”她用洁白的手帕擦一下眼泪,说:“我妈不让我考了,说女子无才便是德,现在学费太高,供不起了。”孙英通过别人的介绍,她当了镇小学的教师。

少和员工讲道理

以下是他的演讲实录,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南开大学开学了,我就去报到。我被分在南大中文系一班,在一班我见到比孙英更漂亮女学生,夸张地说,她有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同学们称她是校花,我便爱上了她……

梁宁看纸牌屋都跟我们不一样,她看完学到一点:管人的本质,就是管理情绪。

大家好。我很荣幸今天受邀前来。每次讨论教育我都很受启发。的确有很多我们要做的事情。

孙英几次给我打电话,我都不接,她给我发短信,我不给她回短信。有一天,孙英到南大来找我,我不理她。他竟独自在火车站候车室睡了一夜。放假回家我也不去看她。她太痛苦了,就上吊只杀了,而我南大毕业后,和校花结了婚。回想起来,自己确实处理的不好,实在对不起她,就在当年清明节她的墓碑上题了如下一首词《蝶恋花》:

克莱尔一路辅佐伍德,直到当上总统,她永远知道如何管理伍德的情绪。

现在是我们讨论教育这个最重要话题的时刻。世界飞速变化,今天最急迫的就是教育变革。今天的教育要去哪里,我们的孩子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这是我们今天聚在一起要思考的。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夜如环,昔昔都成成雪。若是月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比如第一集,伍德被他一路扶上马的总统耍了,他在街头闷坐一天,回家后,克莱尔应该干什么?

我不是专业人士,我考试多次失败,后来进了杭州师范大学,当时是“四本”,但在我看来是世界上最好的学校。我毕业后成了大学老师,当时老师是最“差”的学生当的。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月。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给他安慰,给他讲道理?

20年后,现在50%的工作可能会消失,新创造的工作我们都没有听说过。我们的教育要怎么样?我们要担心下一代能不能有工作,生活下去。中国去年有1500万新生儿,未来50年的中国取决于这1500万人。他们有什么样的教育,这也会影响到世界。

我又给摆上点心、糖果之类,供她在天上吃,又烧了一把香,最后我磕了一个头,以表示哀悼之意。

NO,她直接刺激他,让伍德将桌子上的东西扫到地下摔碎.... 这是干什么?让伍德的情绪快速到达顶点释放。然后,递给他一支烟,让他站在熟悉的窗前。

我的英语是数学老师教的。因为当时中国刚刚开始开设英语课,根本没有足够的英语老师。早上她去学ABC,下午就给我们上课。但是她跟我说,马云,你的发音很好,这让我很受鼓励。

伍德呢?他的对手都是高智商生物,讲道理、PK逻辑,伍德肯定赢不了,但是他懂得抓住他们的心理,每个掉进伍德坑里的,都是输在情绪上、心理上。

我好的科目都是老师好的原因。我的化学老师不喜欢我,所以我化学很差。老师不喜欢我,我就做不好。

梁宁说:反思我当年创业的时候,管人的能力很差,因为我只会一招——讲道理。这就是情商低啊情商低。

从成绩看,我肯定不是好学生。老师在黑板上写下来,我们考试必须照搬,我觉得这个不对。但20年后,当时成绩好的那些同学,他们好像没有特别大的进步,而我们跑得更快。

我朋友在一家新媒体公司上班,说特别烦:老板特别喜欢开会,一开会就特别喜欢讲道理,讲道理上瘾,让我们学习某某公司,说人家公司晚上都加班到凌晨....你给我多少钱啊,我给你加班到凌晨....

我一直在学习,没有停止过,社会是最好的大学。很多人是learn to work,我们未来要work to learn。

所以,那个老板天天讲道理也没用,大家到点就下班走人。

我也没有CEO的经验。一开始风投说你不能当CEO,后来我发现可以利用我做老师的经验。我说我是Chief Education Officer首席教育官。这些都是我从当老师时候学到的,相信你的学生,赋能他们。所有老师希望学生过得好,不会希望学生进监狱。你只要心灵好,学生就能感受到。在公司里作为CEO,我相信员工,帮助他们。

可你想想,马云当年带领18罗汉创业,不光工作环境差,还工资低,又天天加班,可是大家还是不愿意离开。为什么?

今天有很多人在为教育努力,我们要尝试让所有人都能享有教育。这就像食物一样,每个人都要有。每个孩子必须要有平等的教育机会。当然,更重要的是你提供什么样的食物,什么样的教育。有两样事情很重要。首先,所有人都要有机会,第二,所有人都要有合适的教育。

因为马云情商高啊,他能把人都搞的很嗨。

我认为,在工业时代我们追求统一,AI时代则是大家都有不同。IT是赋能自己,DT是赋能他人。真正的教育公平是差异化,让每个孩子获得对他而言最好的教育,让每个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

高情商的老板,不跟员工讲道理,聪明的老板讲故事,善良的老板讲KPI,讲利益分配。

我认为学校应该是动物园,各种各样动物都有。我们公司也是一样,不想变成农场,就要有多样性,不能把给鸡的KPI给狮子。

当然,对于那些只讲故事画大饼的老板,我想把张小龙的话送给你:我劝你善良。

工业时代,流水线生产标准化产品。教育也大规模生产标准化的人才。

另外,别以为天天讲很多道理,能帮多大忙。

动物有本能,机器有智能,但人类有智慧。

不能讲道理么?能。

数字时代,让我们要真正认真的去思考,到底人和机器的区别是什么。如果我们担心机器会取代人类,这是你的问题。如果样样标准化,那你就会被取代。

讲一遍,他懂了。他去做,说明他信。他不去做,不是他不懂,是他不信,你再BB十遍他也不信。

我们把AI叫阿里巴巴智能。我们发现,只要有逻辑,机器就更好,没有逻辑人就更厉害。有的时候爱一个人没有逻辑。但如果恨一个人,就有逻辑,这样机器就更厉害。我们训练让机器去抓坏人。只要有逻辑,机器就更好。

那怎么办?让他自己去撞南墙,让他去犯错,去经历,然后他就懂了。

数字时代,标准化的东西会越来越被机器所代替。人会从事更加有创造性的、有体验的工作。机器不会像人类一样变化学习。我们不能再像20世纪那样。

时尚芭莎的前执行主编说:世界上最无效的努力,就是对年轻人掏心掏废讲道理。

工业时代的教育,100个孩子用同一种方法。

2

数字时代的教育必须是100个孩子要有120种方法,因为20%的人可能像我一样不遵守规则。

高情商的父母少和孩子讲道理

工业时代把人变成机器,数字时代把机器变成人。教育必须变革、学校要变、课堂也要变。

高情商的孩子少和父母讲道理

过去,上课是老师给学生输入知识;未来,老师是和学生一起学习。过去,老师知道的比学生多;未来,学生知道的可能比老师还多。

管人就是管情绪,管理其实无处不在,人与人相处,其实就是在管理对方的情绪,而管理情绪,最好不要通过讲道理来实现。

过去,一节课40分钟,一个班级40个学生,一天上七堂课。我不知道这个标准是怎么来的,可能是工业时代,这样可以让社会用最少的资源培养出最多的人。在数字时代,我们要重新思考我们的教学模式和内容。

前段时间知识星球社群里有个星友提问:

过去,课堂是教你正确答案的地方,未来,可能大部分事情都没有正确答案,我们要一起寻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