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 | 喜欢是一阵风,爱是细水长流

看着熟睡的诗雨,徐洋多想告诉诗雨,其实,我也如同你喜欢我般喜欢你,但是,我们不是同一类人,我配不起你。以前配不起现在也如此。现在的你已经是某著名外企里数一数二的风云人物,而我却是个一无所有的闲人。。。。。。。

              越奇怪的诗我越喜欢,如果你也很奇怪,哪你就喜欢我吧,顺便写多点奇怪的诗给我。我喜欢奇怪的你,奇怪得一个人走着的你,你奇怪,但是在我心中你奇怪得很可爱。想你写奇怪的诗给我,就给我一个人。

(2018最后一首诗,为一年的诗作划上句号。)

好羡慕啊,可惜徐洋怀里的人不是我,可为什么不是我呢?是我长不够美吧?!诗雨每次都是这样自我解析。但,转身后,总是泪流满面的离去,可是啊,徐洋永远看不见也不知道那些年我为了他默默的流了多少眼泪。

                他们都说我很奇怪,可是我哪有奇怪啊,只不过有趣一些而已。如果你也觉得你有趣,哪你写奇怪的诗给我,要来喜欢我表白下写点奇怪的诗给我么。

不知摔成几瓣将一束光阴

那些年,诗雨总是以为,等我们长大了,我们的关系就会不一样了。长大了,你就会发现我的美,长大了你就会喜欢上我的。可是,没有,诗雨依然一点机会都没有。而如今,哪怕就算是徐洋失恋了,受挫了,诗雨也无法以女朋友的代号住进徐洋的心里。在徐洋心里给诗雨的定位永远都是妹妹。

                我在等着一个奇怪又有趣的跟写点诗给我,如果你喜欢我写的诗,我也写你,只写你。写点奇怪的诗就不会那么寂寞啦,写点特别的诗就不会那么难过啦,如果你寂寞你孤独,就写点奇怪的诗给我吧,我也回你几个我写的诗给你。

没有明天

诗雨大抵是自从学会走路开始就喜欢跟在徐洋的身后,洋哥哥洋哥哥的叫个不停,总之,诗雨从小就是徐洋的忠实“跟屁虫”,直到现在也是喜欢跟着徐洋身边,总自诩自己和徐洋是“青梅竹马”。然,徐洋可不是这么认为的,在他眼里,诗雨就是他妹妹一般的存在,没半点男女之情。

                你在等什么人么,哪你等不到要等我么。等我的话我可以给你写很多甜的话,你等我么,等我就给你写很多奇怪又有趣的诗。别等他啦,他走了挺远的,你也走吧,要是外面下雨记得带伞,带伞的话就没有雨淋啦,还可以因为遮雨啦写点雨的诗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