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回家又匆匆启程爸妈白鬓间的神情微润是盼儿归陪伴的不舍又是双眸间博爱的支持

公交车上打过的小盹 忽而闪过一个梦

妻子为我递一瓶清水没有讲话我却收到了千言万语收到的是挂念的爱

是幻想 是回忆 还是真的只是梦

女儿似懂非懂撒娇喊着爸爸是在疑问为何不陪她去田边玩耍然而,我却一个谎言我偷偷离开了家用思念告诉宝贝我在爱着她

许久不曾在心里出现过的男孩

人在路途脑海的记忆留在了家门口两侧的石榴树见到我时都浓妆艳抹恰似新娘娇媚多姿

是执念 还是怀念的一个形象

墙角的那两颗杏树挂满了翡翠试比炫耀还是在为翠绿代言

他 在那个年少的时代是个形容词  优秀得仿佛全世界都知道

一阵风,来不及眨眼树下一颗颗草莓枝欢快的孩子般跳跃着展示现代舞的矫健

他 好像只要一出现 就是我注定抹不去的记忆

窗下的菜园韭菜列队活泼的随风摇动是初学走路的纯真

他 无论如何 都是我的宿命

就这样——80后忆乡的青年一声司机的告知声转眼间,又是伴我多时光的城市

只是过了很多年 怀念着的 当初放手了 纠结的 后悔当初没有弄懂的情愫和误解 

怀念那一份爱从离开学校的涉世之初到合格社会的一员依旧怀念留恋

如今依旧不想去弄明白!

也许 他留给你的感动

只是自己给自己造的梦

在那个还青涩的年代 误以为那就是爱

那些幼稚的恋爱方式  自我揣摩他的想法

一个人自以为感动了全世界 到后来发现不过是感动了自己

活该我青春的怀念 变成了一个人的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