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以十万倍的速度快乐

不抛弃过去的伤痛无法重新做人,无法获得自己想要的人生。

昨夜,我以为我就这样疼痛到要死去

当你从炼狱的窗口睁开眼睛

很多人都是不自知的背着过去的一身伤痕疲倦的上路,然后一路上又有新的伤痕,旧伤未愈又加新伤,每一个人在世上都走得很辛苦。无论是来自家庭的、学校的、职场的,或者说是童年的、少年的、长大后的、与社会人频繁接触后的各种伤痕。  身上有伤,很多人并不知道,以为事情过去了伤口结了疤伤痛就好了。其实不是,很多旧时的伤,也许在当时并不算是伤,刺痛了,结疤了,无痕了,以为没事了却在底下越埋越深,深入骨髓,深入五脏六腑,日后若有类似的情形出现,或者别人无意识碰触到这个隐形伤口,它就会悄无声息的窜出来,狠狠的咬你一口,让你措手不及,防不胜防,快得连自己都无法弄明这突如其来的原因。迟钝的就会情绪失控,指责别人,以此来平衡自己体内的狂躁感和悲伤感,稍微聪明点的就知道这是旧伤痛在作怪。

一个人伴着没有星辰的黑夜听着痛苦的声音

一次深呼吸,摸一摸自己的血脉

人一路成长,不是每件事每次情绪都可以巨无细漏的向人诉说,即使说了别人也不一定能够感同身受,即便是最亲近的朋友最亲蜜的爱人。

那是一种怎样的声音

在灵魂深处最细微最真实的波动

而想要治愈这伤痛,只能靠自己,别人无能为力也无瑕顾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口要处理。要想彻底治愈伤痛就必须撕开旧伤口,把深埋里面的刺拔掉,然后敷药,等它慢慢平复,慢慢痊愈……。但这重新撕开旧伤口的疼痛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忍受的,所以很多人忍一时的难受就让它过去了,等它再痛时胡乱抓点药就行了。也许生活根本无须如此认真,可有些人却偏偏忍受不了这些埋在心底的一点点刺,固执的非要把它剔除了,拔掉了,即使忍受那非凡的痛苦也要拔出来,容不下一点点的阴暗,还心灵一片宁静无瑕。

他在别人的世界轻得像一片叶子随风落地

有多少杂音来自你假想的敌人

既然如此,那就把它彻底粉碎吧,把它彻底抛弃吧,让旧伤彻底痊愈吧!千年的忍耐与煎熬,如果终能换来末世的宁静与祥和,这撕裂又重生的痛苦也就值了!

但在我这里,它比狂风暴雨来得更猛烈偏激

有多少梗塞来自你的血亲

风如尖刀肆掠地讲我身上裸露的伤口撕裂

有多少坏死来自你阴暗的部分

雨如利箭深深地刺痛我每一寸残破的皮肤

你不能让一切都成为可能

我以为我将这样死去

你只有一副肉身,一颗被逆风吹散的心

没有人知道,没有人问起

在苦难的封底,写上幸福

我痛着,却不想通知任何一个亲人

让生活中那些重负不够致命

也不想告诉最亲近的朋友

最短60秒,最长下半生

只我一个人在这条我也不认识的路上爬着

移交

沙石摩擦着我的身体,虫蚁爬进我的耳朵

把迟钝的耳朵和过敏的鼻子

好痒,好疼

请你欺骗我

我想我就快死了罢

酷爱我——早年诗歌的迷香

当疼痛折磨得我实在无法忍受

你书信中碳素墨水的笔迹

我扬起脑袋大吼一声

想一想,这急功近利的世界

突然一道光亮刺进我的眼睛

唉!我再也没有更多可失去的

原来黑夜已过,我等来了黎明

刺痛的雪豹

痛,也不在剧烈

那只孤独的雪豹在南迦巴瓦

身体也不再那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