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的议题 猪的灵魂 需要筑渠开沟 引来污浊的月光灌溉 更加晶莹明亮 潺潺注满了眼前 正好寒气消退气温回升 始终抽不出完整 像样的芽叶 只有人的位置 没有猪的空间 更安排不出 能让青菜野草吐芽展叶 旺盛生长的时间 无奈 你只得将就着随时的疯子 不顾一切手舞足蹈胡呼乱叫 只有人的道路 你擦肩终于绕过 清晨边上的小雨 气喘吁吁却一头撞进 晌午背后的特大暴雨 浑身嘀嘀哒哒 什么都湿透了 火的发言杂乱无章 没有人能够听懂 无奈 实在太饥饿了 你只得垃圾堆中 那顾得公仆形象 专家修养 士大夫最起码的操守 呼噜呼噜 只会乱拱乱挖乱咬乱吞 一种五角状的极其恶劣 牢牢占据眼前 不顾会议一再缓和的决定 显得更加高耸险峻 顶端还插有红旗 你根本无法翻越 商量好了 只能绕过 猪肉的价格又上涨了 钱在你的口袋里 见光遇水着风 无不无性繁殖裂变 脱变、哗变、聚变 空自增加着数量 少得可怜的一点内容、意义 稀释了又稀释 渐渐地 透明了,明白着 你几乎可以看清 猪肉注水打腊调和 上色打针防腐的种种操作 更多瘦肉精猪肉 问题猪肉病死猪肉 盖章涂红,搬进装上 农民工灵魂灰暗 进进出出满头大汗 即使只是无性繁殖 最简单的裂变 想每天口袋里多出二百元 也真不容易啊

他也苦不堪言,每隔十天半个月就会收到表妹短信攻势,什么分手怎么整蛊前任啦,如何让男友吃醋啦,一件件一桩桩全来询问他的意见。

—待续—


叶七无奈地摇摇头,脱下沾满雪水的大衣,挽起毛衫的袖子,这里实在是太热了。

刘莹叹口气,眼里已然盈满泪水,“我也不想走到这一步,毕竟真的想过跟他生活一辈子。”

叶七冲她笑笑,“安慰人的话我不太会说,不过为了渣男掉泪还是不值当的。”

大衣口袋里的手机发出细微的消息声,被他敏感的捕捉到,掏出一看竟是刘莹发来的微信,“叶七,很谢谢你今天的开导,我想可能还需要麻烦你一下,我同事他在感情方面也有一些困惑,不知你愿不愿意帮助他一下?”

这些年,他一个一米八的汉子…嗯…不到一米八的汉子,耳朵里听到越来越多这类感情困惑。只因前些年帮自家表妹狠狠修理渣男前任后,他的“美名”一发不可收拾,在表妹的闺蜜圈子里迅速传开,私下被她们称为“叶情圣”!

看着眼前的女人,他开口问道:“是刘小姐吗?”

“没事。”刘莹拿起茶壶给他斟上一杯茶,“冒昧的约您来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想您也从小曼那里也听说了我的情况,实在走投无路才出此计策,想让您帮帮我。”

叶七无奈,这世道逼得他一汉子整天出招整治男同胞,大学里那些调皮捣蛋的坏点子基本用了个差不多。当初表妹那桩事儿也是他年轻气盛,自家妹妹受欺负更是看不过去,下狠手收拾渣男,可如今这个情况,哎…只能说感情这事,越掺和越乱。

周围的店铺陆陆续续亮起灯,门前各类各色的广告牌交相辉映。叶七长长地叹口气,嘴里突出一团一团白雾,透过白雾,他又想起大一那年的冬天。

不过这种事说来也奇怪,虽然没有实战经验,但是成段成段的理论张口就来,几次谈话下来就让表妹的闺蜜们佩服的五体投地,恨不得以身相许、肝脑涂地,只为做他关门弟子,得以获真传,好整治世间万千渣男。

刘莹越说越激动,精致的面孔因愤怒染上几丝红晕,“我也是寒心了,这么多年的感情我做好付诸东流的准备了,只是我真的不甘心啊!叶七,我不知道你能不能体会到我现在的感受,不甘大于背叛的痛苦。”

刘莹感激地看着他,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我跟我未婚夫在一起五年了,本来打算明年年初结婚的,结果我没想到他居然做出背叛我这种事。也不怕您笑话,他居然都把小三领到家里,睡在我睡的床上,做着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入冬的茶楼里暖气十足,偌大的屋子里充斥着清淡的茶香。叶七绕开拐角处的屏风,眼前豁然开朗。成片山茶花、茉莉花中心处放置着红木桌椅,一位年轻艳丽的女人正坐在那里,低头轻声啜泣着。

“我是叶七,不好意思,下雪路上堵车,来的有点迟了。”

“是,我如今也是这想法,只是心有不甘,所以想让你帮我出谋划策来整治一下他,不求让他后悔,只求让他认识到错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