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英台近

北风吹雪四更初,嘉瑞天教及除夕。半盏屠苏犹未举,灯前小草写桃符。——唐朝·陆务观《除夕夜雪》

  大年夜雨水  

除夜雪

宋代:陆游

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蒙古族,越州山阴人,东汉盛名小说家。少时受家庭爱国观念耳熏目染,高宗时应礼部试,为秦会之所黜。孝宗时赐举人出身。知命之年入蜀,献身军旅生活,官宝贝章阁待制。老年退居家乡。创作随笔今存五千多首,内容颇为丰裕。著有《剑南诗稿》、《邵阳文集》、《南唐书》、《老学庵笔记》等。

陆游

江梅的的依茅舍,石漱溅溅漱玉沙。瓦瓯篷底送年华。问暮鸦:什么地点阿戎家?——宋朝·张雨《喜春来·泰定八年乙巳岁守岁大学屯山舟中赋》

喜春来·泰定七年戊戌守岁夕夜拉拉山舟中赋

旅舍何人相问,寒灯独可亲。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寥落悲前事,支离笑此身。愁颜与衰鬓,后天又逢春。——唐宋·戴叔伦《除夕宿石头驿》

除夕宿石头驿

翦红情,裁绿意,花信上钗股。残日DongFeng,不放岁华去。有人添烛西窗,不眠侵晓,笑声转、新岁莺语。 旧尊俎。玉纤曾擘黄柑,柔香系幽素。归梦湖边,还迷镜南路。可怜千点吴霜,寒销不尽,又相对、落梅如雨。——东晋·吴文英《祝英台近·大年夜大雪》

祝英台近·大年夜寒露

宋代:吴文英

翦红情,裁绿意,花信上钗股。残日东风,不放岁华去。有人添烛西窗,不眠侵晓,笑声转、新岁莺语。 旧尊俎。玉纤曾擘黄柑,柔香系幽素。归梦湖边,还迷镜中路。可怜千点吴霜,寒销不尽,又相对、落梅如雨。28婉转,大年,写景,感伤,怀人

  吴文英  

  剪红情,裁绿意,花信上钗股。残日DongFeng,不放岁华去。有人添烛西窗,不眠侵晓,笑声转、新禧莺语。旧尊俎。玉纤曾擘黄柑,柔香系幽素。归梦湖边,还迷镜西路。可怜千点吴霜,寒销不尽,又相对、落梅如雨。

  本词写于守岁大雪之夜。岁尾清明,甚为少见,它预示着春季的步伐早早地跨入岁月的门庭,她不耐性地驱赶着星回节的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