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仙

千里长安名利客,轻离轻散寻常。难禁三月好风光。满阶芳草绿,一片杏花香。 记得年时临上马,看人眼泪汪汪。如今不忍更思量。恨无千日酒,空断九回肠。

记不得这已经是这辈子第几次来网吧了。

  章文虎妻  

很多年以前第一次学会电脑游戏的时候,我是有些迷上的。对于一个初中毕业才开始打电动的男生来说,和亲近的好朋友一起玩游戏,吃夜宵的生活处处都显现着痛快两个字。那时候并没有意识到,原来那段时光最后陪伴下来的,也只剩下它了。

  千里长安名利客,轻离轻散寻常。难禁三月好风光,满阶芳草绿,一片杏花香。记得年时临上马,看人眼泪汪汪。如今不忍更思量。恨无千日酒,空断九回肠。

War3开始的迷恋,到最后它默默的呆在硬盘的一角,时间不是杀猪刀,而是螺丝刀,它和我玩了一个拆散重装的游戏,记忆的零件散落一地,却再也拼不回那时候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