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我的生活就是一个囧字。新学期开始我们都还不认识,第一次看到你的名字是在班级群里,还把你的名字看错了,当时被笑话了好久,班级里的人都说你是公认的大帅哥,我就无语地说了句:我们班有帅哥嘛?结果被鄙视了你在 ...

高二那年,是陆哲卿第一次见许森西。

1.

我的生活就是一个囧字。新学期开始我们都还不认识,第一次看到你的名字是在班级群里,还把你的名字看错了,当时被笑话了好久,班级里的人都说你是公认的大帅哥,我就无语地说了句:“我们班有帅哥嘛?”结果被鄙视了……你在群里十分搞笑,我当时就想第二天去学校看看你这位公认的大帅哥,SO ,第二天早上我看到你了,你确实很帅,我也有点心动了 、老师说要分组学习,我当时一直在幻想,幻想着我跟你坐在一起,没想到结果你真的坐在了我的旁边,可是我却想死了,那一组就我一个女的,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讲话。

英语老师临产请假,高二三班和四班的英语 老师之位空了出来。

从小到大,能让我感觉到受宠若惊的事,就是和自己喜欢的男生之间发生的事吧。因为我内向,而且自卑,敏感,所以很多事情不会表达,也不敢相信那是真的,现在想想,还觉得挺有意思。

每天都在幻想,发呆,傻笑,But皇天不负有心人,你来找我聊天了,渐渐的跟你聊得次数也越来越多了,我也知道了你的脾气and性格,这让我万万没有想到,原来帅哥也可以这样有“型”,慢慢的你开始欺负我,给我取各种各样让我想一巴掌吧你劈死的外号,consequently我的悲催人生开始了

大家还沉浸在英语老师请假的喜讯中,却得知新来的代课老师即刻上任,英语课正常进行。

初中时,有些胖,并不是因为吃的好,相反吃的并不好,几乎顿顿吃咸菜,老是上火,嗓子哑的情况,估计就是那个时候落下的吧。扯远了,那个时候,青春懵懂期,听别人说学校有个帅哥,是学校管食堂的主任的儿子,比我大一届。那个时候我的班级在楼上,他的班级在楼下平房里。据说是因为楼下平房安静,有利于初三冲刺!后来我们上初中,也挪到了下面的楼房。

大家发出哀怨的声音,仿佛上英语课是一件天塌下来的事情。

自从知道有帅哥以后,我也会偷偷的关注。那个男生很高,很瘦,但是身板很直,而且有一种酷酷的感觉。符合青春期女孩对白马王子的幻想。因为去我们班级,需要经过他在的平房,所以会经常看到他从他爸屋里出来去班级上课。当然我也会偷偷的去看他。

最倒霉的是四班,以为下节英语课可以上自习赶赶作业,却得知英语课正常进行,除了还在埋头学习,不知课间为何物的学霸们无动于衷外,其他学生都觉得老天跟他们开了个玩笑。当然,这也包括已经准备好下节课睡觉的陆哲卿。

那个时候,走读,我和小伙伴们会一起骑车去学校。而车子都是会放到他们班级的门前面。当然有时候也会看到他。有一次,我因为着急上课,把铅笔盒落在了车筐里。上完第一节课,赶紧下去找,结果当然没找到。后来有个人问我,你是不是在找铅笔盒,我说“嗯!”然后他说等会。他就进了那个帅哥的班级,然后我就看到那个帅哥拿着我的铅笔盒出来了……

女生爱八卦是天性,陆哲卿的同桌戳了戳还在打哈欠的她,小声的说:“听说这次代课的英语老师是个超级大帅哥。”

当时我是懵的,接过铅笔盒就跑了。都没敢抬头看他一眼,后来还怪自己,怎么连个谢谢都没说。因为这件事,内疚了好长时间。也因为这件事,我就更关注他了。但是这件事,我们都没在提起过。

“管他帅哥丑哥,我现在只想睡觉。”陆哲卿又打了个哈欠,转过脑袋去趴下继续睡觉。

初二下半年吧,班主任说,班里来了一个留级生,然后我就看到他走了进来。班里的女生都炸了锅似的,不过都是偷偷的讨论和暗喜。我也是。因为他个子高,所以安排在了最后排。我们离的并不近,当然也没发生过什么事。我也没想过再要去给他说声谢谢。因为害怕,也因为自卑。

她同桌无奈的摇摇头,真不知道陆哲卿除了睡觉还会干什么。

直到初三,我们也挪到了楼下平房。班级位置做了调换。他坐在了我后面的后面,想起当时觉得自己很可笑,会拿着小镜子偷偷看他,哈哈哈哈。还特别喜欢一句文言文,“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里面,有他的名字。

不过,她的前位听见了她说老师是帅哥的话,迫不及待的回过头来讨论,于是,被陆哲卿拒绝讨论帅哥老师的同桌跟她的前位热火朝天的说了起来。

初三下半年,有一次调座位。我以为会和自己的好朋友调到一起,结果班主任说那你俩调一起,还能好好学习吗。当时我就是想不通。就把我调到了靠窗的位置,而那个帅哥,还是在后面,离得还是挺远。

那个时候,陆哲卿眼里的帅哥只有她哥哥陆哲尘,除了陆哲尘,她不认为别人还可以担得起“帅哥”二字。

再后来,班主任竟然把我和同桌的位置有往后挪了,前面加了一个他和班长。当时的我确实是有点小兴奋的。因为一抬头就是他。即使离得这么近,我和他半个学期,竟然一句话都没说过........

直到上课铃声响起,陆哲卿迫不得已坐直身子,眨了眨还困意朦胧的双眼,就看到一个很好看的男人从门口走进来,脸上挂着标准的微笑,在黑板上写了“许森西”二字,介绍自己说是代课的英语老师。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他也在关注我似的。有次和好朋友中午去打饭,他走在我们前面。我和好朋友讨论中午吃什么,我说的声音似乎大了些。他在拐弯去他爸屋的时候,刻意扭头看了一眼。还有一次,和好朋友一起去水池边打水,总感觉对面有个男生一直在看我,我没敢抬头看是谁,但感觉身高,应该是他。还有一次,我从校门口进来,他走在拐弯处,停下来朝我这里看了一会,就在我的正前方。直到毕业,我把自己对他的思念和爱慕,写在了一本日记上,塞进一个大信封,放到了他爸的办公室门口。也曾看着留言簿,给他家打过电话,但是刚接通就挂了,因为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