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bob体育平台,: 凌子姨叉腿戳在街门框上,生气。大凡腹中有物的女人,衣衫便须宽绰。以便遮掩些不雅。她偏不,衣忒紧。因了前面渐渐突出,后面就有些紧张。那两坨骚肉蛋蛋也就圆凸凸裂乖乖。她手叉肥腰肢朝对门富生家小杂货店那边瞟 ...

九月初四这天下午,刘代亮刚端起茶杯,二徒弟树元便跑了进来。师傅,曹胖子说……。 中国论文网 刘代亮喝了一口茶,看着树元。他说什么? 曹胖子说,说红毛骚已经卖完了。树元气喘吁吁地说。 真卖完了?刘代亮问。 曹胖子说今年红毛骚酿得少些,我也到酒坊看了,酒坛全是空的。树元小心翼翼地说。 就算少,也应该给我们留着,我可是九月初一就派人去订了十坛红毛骚的。刘代亮又喝了一口茶。 每年的九月初九,刘家都要热热闹闹地大摆宴席,都要买几坛红毛骚。这宴席摆的,不是重阳宴,是生日宴。因为,九月初九,是刘家老太太的生日。今年恰逢刘老太太的七十大寿, 一过农历九月,刘家上上下下就开始忙碌,一切都打点好,就是差十坛曹家的红毛骚了。 师傅,曹胖子说红毛骚卖完了是假的。四徒弟秋生说。 此话怎讲?刘代亮问。 我猜曹胖子是想涨价。 涨价就明说,何必转弯抹角。刘代亮放下茶杯。 曹胖子是不是吃了豹子胆,想跟盘破门作对。树元愤怒。 对,曹胖子居然不给师傅面子,我们去打他一顿。秋生也愤怒。 我们练盘破门是为了防身健体,不是为了打人。我亲自去一趟曹家,看看曹胖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只要有红毛骚,涨价也得买十坛。刘代亮站了起来。备马。 红毛骚的名气在资州是数一数二的。曹胖子和寡母用祖传的酿酒秘法限量生产的红毛骚,色泽金红,酸甜适度,香气芬芳,回味悠长,喝了让人神清气爽,是富贵人家婚宴喜寿的首选酒。红毛骚以前本来叫母子酒,后来一位姓毛的先生喝了赞不绝口,趁着酒兴写了一首诗:“烟波渺渺雾飘飘,富贵神仙国舅曹。母子辛劳酿玉液,开怀一醉红毛骚!”曹胖子便将母子酒改名为红毛骚。 来到曹家酒坊,眼前的情景让刘代亮大吃了一惊。地上到处是摔碎的坛坛罐罐和流淌的红毛骚,鼻青脸肿的曹胖子,坐在门槛上用双手捶打自己的头。 曹胖子,你宁可装疯卖傻,将红毛骚摔了倒了,也不肯卖给我?刘代亮脸一沉。 误会,刘二爷误会了。曹胖子连忙站起来。 那,你这是唱的哪一出戏呢?刘代亮不动声色地问。 刘二爷。曹胖子哭丧着脸说。这是高老大干的好事。 你酿你的红毛骚,他酿他的高家泉,这么多年以来,你们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刘代亮问。 一言难尽啦。曹胖子叹了口气。 高老大家大业大,主营盐业,还经营着几家酒坊,高家酒坊生产的酒叫高家泉。虽然高家泉的生产量很大,可是怎么也比不过曹家母子二人小本经营的红毛骚。高老大对曹胖子是恨得咬牙切齿,总想找机会报复。 前�滋欤�老大骑马经过曹家酒坊的时候,马突然乱吼乱跑。高老大借机在门外破口大骂了一通,骂曹胖子祖宗十八代不是东西,骂红毛骚这酒名取得怪,过下路就让马发骚。 曹胖子没敢回嘴,把大门关得紧紧的,惹不起只能躲呀。 以为忍气吞声,这事就过了。没想到,第二天一早,高老大就带上家丁来到曹家酒坊。说红毛骚这个字犯忌,害得他的马不见了,要曹胖子赔马。 曹胖子好说歹说,用二十坛红毛骚赔了高老大的马。高老大离开时说,本月内没有他的同意,不得随便卖出一坛红毛骚。 赔了红毛骚,不卖红毛骚,事情还是没了。今天午饭后,高老大带了一群家丁来到曹家酒坊,要让曹胖子搬出酒坊。说是杨瞎子算了一卦,红毛骚这名字犯忌,冲着高家泉了。曹胖子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也无济于事。高老大下令家丁砸了酒坛打了人,并扬言九月初九不搬走,就要把他们一家人赶出资州城。 这个高老大做得太过分了。刘代亮皱了皱眉头。 高老大一直以为出好酒的秘方就是院里的老井,他是要趁机霸占曹家酒坊。刘二爷,我不想搬出酒坊,可是留下又怕永无宁日。曹胖子一脸无奈地说。 你听我说。刘代亮在曹胖子耳边低语了几句。曹胖子使劲点了点头。 红毛骚没有,我去重龙山买君子泉。刘代亮准备翻身上马。 慢,刘二爷不必去重龙山,胖子送你十坛红毛骚。曹胖子说完,向后院跑去,不一会儿就挖出十坛红毛骚。 运着十坛红毛骚,树元冲秋生一笑。不卖是留着送的。走在前面的,刘代亮笑而不答。 九月初九,中午。刘家高朋满座,红毛骚香飘刘府。 九月初九,下午。高老大带着家丁气势汹汹来到曹家,逼曹胖子一家搬出去。 我不搬。曹胖子说。 死胖子,不想活了?高老大瞪大了三角眼。 我想活,还想酿酒。曹胖子也不躲。 你想活,想酿酒,得问问我高老大。高老大恼羞成怒,抓住了曹胖子的手腕。 我问了刘二爷。 顺着曹胖子的手,高老大看到了从马上跳下来的刘代亮。 哎呀,什么风把刘二爷给吹来了。高老大连忙松开曹胖子,换上一副笑脸。 红毛骚这名字的确讨厌,改个名,就不冲高家泉了。刘代亮双手抱拳,答非所问。 高老大抬头一看,见悬挂于酒坊中的红毛骚三个字已经变成了红毛烧。 曹胖子的娘姓张,和我老娘是远房亲戚,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在资州还有这门亲戚。刘代亮慢慢活动着手指。 资州人都知道刘代亮盘破门的厉害,莫说高老大,就是县太爷,也得对刘代亮敬让三分。 刘二爷改的酒名,当然不会冲,谢过。高老大拱了拱手,带着家丁灰溜溜地离开了曹家酒坊。 从此,曹胖子家的红毛骚就正式改成了红茅烧。 矮子村 烈日下的程家村,田干地裂,草枯花败。 一身大红喜服的唐婉霞,面无表情地跳下马。两个土匪,一胖一瘦,紧紧跟在唐婉霞身后。 村西的一个四方大坝子里,全村的青壮年男子,已经整整齐齐站成了三排。 以程姓居多的程家村,是资州神秘的一个村,又叫矮子村。在程家村生活的人,全是矮子,无论男人还是女人,身高几乎没有超过三尺的。听到过矮子村的人说,矮子村不光人矮,连猪狗牛羊,鸡鸭鱼鸟,都比资州别的地方矮小。 站在这群一个比一个矮的男子旁边,唐婉霞俊俏的脸上,除了惊讶惊异,还有惊愕惊恐。 看上谁,就选谁做你的新郎。瘦土匪得意地干笑了几声。 我,我要回资州。唐婉霞转过身子,往回走了几步。 胖土匪朝瘦土匪眨眨眼,两人一前一后追了上去。唐家姑娘,还是乖乖跟我们去黑虎寨吧。 我不回去。唐婉霞停下脚步。 我们可是为你好,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胖土匪说。 跟了虎爷,他不会亏待你。瘦土匪说。 我宁可马上去死,也不愿意活着做吴老虎的小。唐婉霞一��字一个字,清清楚楚地说。 你想死,没那么容易。胖土匪威胁道。 虎爷说过,你不能死,你爹欠了黑虎寨一条人命和一百两银子。现在,你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第一,回去做虎爷的小夫人,穿金戴银,吃香的喝辣的。第二,嫁个矮子,吃苦受穷,一辈子不准离开矮子村。瘦土匪提高了声音。 好,我选第二。唐婉霞转过身,一步一步走向那群矮子。 嫁给谁?胖土匪问。 摸,摸着谁,我就给嫁谁。唐婉霞痛苦地闭上眼睛,缓缓把右手向前伸。 一个只吃不做的城里姑娘,你们谁家养得起。两个土匪狠狠地瞪着那群矮子。 矮子集体往后退。矮子不是胆子小,他们聪明着呢。这大旱大疫的,田地收成减少,天天都有人饿死,要养活一个人,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城里姑娘长得真好看,像天上的仙女一样。一个模样还算周正的年轻矮子没有退,他正抬起头痴痴地望着唐婉霞。唐婉霞一摸,就摸着了他的辫子。 程昌平,程昌平遭摸到了。人群中有人幸灾乐祸地喊了一声。 唐家姑娘,看好了,后问你一次,你是留在矮子村嫁给这个矮子,还是到黑虎寨做虎爷的小夫人?胖土匪问。 我留在矮子村。睁开眼睛,看着不及自己腰高的程昌平,泪水从唐婉霞脸上,一串一串地滑落。 世上没有后悔药,以后你就是到黑虎寨求虎爷,他也不会要你了。瘦土匪说完,跺了跺脚,和胖土匪悻悻地离开了矮子村。 程昌平的两间旧草屋,孤零零地立在村东头。到了程昌平家,唐婉霞冷冰冰的板着脸不说话,不准程昌平上床。 程昌平也不生气,赔着笑,一天三顿准时把吃的端到唐婉霞面前。有时是一碗清稀饭,有时是一碗野菜汤,有时是一根红薯,有时是半个玉米。白天该做什么做什么,晚上自觉躺在另一间屋的柴堆上睡觉。 一个月后,唐婉霞被程昌平感动了。 唐婉霞的娘死得早,如今当郎中的爹被吴老虎害死,她已经没有地方去了。嫁给一个善良的矮子,总好过嫁给一个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大土匪,还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 唐婉霞和程昌平这对高妻矮夫,由于年龄相当,小日子倒也过得恩爱甜蜜。 每次找到吃的,唐婉霞都要一人吃一半。唐婉霞的理由是,我是女人,饭量小点,你是男人,饭量大点。程昌平不同意,他的理由是,我的个子比你矮,我的胃比你小,我可以少吃点。 有一次,唐婉霞问程昌平,村里的人这么矮,是遗传还是水土的原因。 程昌平回答不出来。他只记得5岁那年腿脚突然疼痛得厉害,病好后,就再也没有长高了。唐婉霞又去问村里上了岁数的人,他们的回答也和程昌平差不多。村里的孩子,在5至7岁之间都会腿脚疼痛,然后就再也长不高了。 第二年,唐婉霞生了一个儿子。程昌平高兴得又唱又跳,唐婉霞却暗暗发起愁来,她担心儿子长大会成为矮子。 为了儿子不成矮子,略通医术的唐婉霞开始寻找矮子村出矮子的原因。 村口的古井,坡上的虫虫草,都成了唐婉霞怀疑的对象。可是,村里人没喝过那口井水的人,没碰过虫虫草的人,还是矮子。看来,矮子村出矮子,与井水和虫虫草无关。 寻找归寻找,担心归担心,日子还得继续过,孩子还得继续生。 第四年,唐婉霞生了一个儿子。 第六年,唐婉霞生了一个女儿。 第八年,唐婉霞生了一个儿子。 俗话说了,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两儿两女也许是遗传了唐婉霞的长相和身高,在5岁和7岁时没有出现腿脚疼痛的现象,一直健康平安地成长,身高也和资州的正常人差不多。 光绪十八年,有媒婆到程昌平家给大儿子提亲,发现唐婉霞把家里收拾得很干净,从来不让儿女喝生水吃冷饭菜。全村就只有你们家才这样讲究。媒婆半是认真半是恭维的话,让唐婉霞恍然大悟喜极而泣。原来,村里孩子腿脚疼痛,长不高的原因,是长期吃受潮霉变没经过高温消毒的食物。 到了民国时期,矮子村的矮子越来越少,矮子村终于恢复了程家村的正名。

凌子姨叉腿戳在街门框上,生气。大凡腹中有物的女人,衣衫便须宽绰。以便遮掩些不雅。她偏不,衣忒紧。因了前面渐渐突出,后面就有些紧张。那两坨骚肉蛋蛋也就圆凸凸裂乖乖。她手叉肥腰肢朝对门富生家小杂货店那边瞟------身后正房屋里,隔了不足七步远的灶间,传出丈夫大栓呕吐的动静:“呜呜呜,呕——呸!”。凌姨破口便咒:“唚,唚,唚,唚死你,等哪天非叫猫尿把你灌死!”

等正房屋真的没了声响,凌子姨又直挺挺晃进去,可就吓了一大跳。只见大栓腿儿绷直,白眼上翻,满嘴的唾沫像洗衣机里的肥皂泡子!我的天,手忙脚乱就去搬,死沉死沉,她疯一般奔出门。

在病人扎堆的大楼里,凌姨跟一穿白大褂的眼镜理论着:“不就是喝多了酒,怎就昏死的忒瘆人呀?”眼镜有些不耐烦:“是中毒,酒精中毒。跟你说几遍你才信?”

于是,凌子姨坐进了富生杂货店里。面色青紫,怪吓人的。

富生手骚小平头小心翼翼说:“这个栓子,没那量,充什么大个!早知道他不是盛酒的家什,俺说什么也不会让他------”“放你娘的狗臭屁!”凌子姨暴叫一声:“他中毒了,你别揣着聪明使糊涂!”见富生一副瘪茄子样,凌子姨朝桌面猛击一老掌,审问道:“你说说,老老实实说说,这两天,栓子丢魂般往你那鳖窝里头拱,干甚啦?红口白牙,说清楚吆!”

“没,没干甚,你可别往歪了想。”富生嗫嚅着。“呸,你俩又弄那害人的酒了是不是?如今弄到这一步,咋办,你说?”

富生说,你家栓子自个要喝,又没捏鼻子灌他,喝迷糊了怨谁?凌子姨往前凑着说:“俺家栓子没心眼,给你打下手你就诓骗他,跟随你做伤天害理的事。你提起裤子不认账是吧?把俺逼急了,把你这鳖窝一锅烩了你信不信?”

富生说,“罢了罢了,不就是医药费嘛!咱两人之间,哪能说翻脸就翻脸呐!”就掏出两张红票子擎在手里。凌子姨看都不看便问道:“你王富生吃了灯草灰放屁轻巧。人命关天,你休想跟老娘打马虎眼!没说的,回头先叫你老婆往医院送三千元押金!”富生连连应诺。,不敢违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