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又是一个柳絮飘飞的日子。景轩抬头望向西天的云彩。今天的云彩和当日与蓝心分手时的一样,也是那样的红,红得像在滴血,落日的余晖映红了天边。景轩的心在隐隐作痛,都一年了怎末还忘不掉蓝心,难道在自己的内心还 ...

摘要: 景轩的办公室。桌上放着几份蓝轩小筑的设计稿,景轩正一张一张的看着,面色是越来越阴沉。这是些甚么?这也叫房屋设计吗?办公室里传来景轩的咆哮声。外面的文琪吓的面如土色,虽然她暗暗的喜欢着自己的这个老板, ...

文忧郁 这一世,你是我,遗忘千年的红颜知己,你是我,染尽了红尘,散尽了伤感的思念。缘起缘灭,擦肩而过,谁倾了我的城,我负了谁的心,从此,那一抹容颜遗忘天涯,了无相望。与你,错过一季,那是落叶的时节。叶落一地,散落成歌;心碎千片,飘落成雨。甩出柔情的水袖,恍若甩出千年的过往…… 忘记那个人,不如忘记自己,告诉自己,不是怕他忘记,而是怕他有一天重新把你想起。岁月带走的是记忆,但回忆会越来越清晰。真的有一天,他回过头来告诉你,他一直在惦记你,千万不要相信,因为,他已经不是原来的他,而你,也不再是过去的你。 即使上天注定我与你只有半世的情缘,也无法改变我对你一世的情长。一直都是在固执的以为面对什么事情我都是能够坦然的微笑,可是,终于在你转身决定离去的一刹那,我泪如泉涌,不可抑制。这是,过往的幸福嘲笑着心中的疼痛,原来,世界上痛的痛是离开。 曾经天真的以为,记忆中刻骨铭心的那一抹情会永远在心底扎根;更曾幼稚的幻想过,那个曾自认为可以托付终身的他还会重新走进我的生命。可经历过后,我才知道我错了,真的错了,我真的很傻很傻。 我还深深记得你曾说的那句话:我不温柔、我脾气不好、我容易吃醋、我容易心痛、我容易胡思乱想、我生气时不想说话、我开心了会一直傻笑、我受委屈会放在心里、我喜欢在伤心的时候听伤心的歌。我们的爱情,有一半是水,一半是火。如果你是水,我宁愿是那火,在燃烧和熄灭的轮回中寻找生命的意义,用生命迸发出的所有能量,终就化作天边那一道凄美的霞光映红平静的大海。如今,却烟消云散。 有没有那么一个人,曾经让你发了疯的想,现在却拼了命的想忘掉。人生有很多事犹如天气,慢慢热或渐渐冷,等到惊悟,已过了一季。生命中,有一个人可以去惦念,是缘分;有一个人惦念自己,是幸福。 因为爱过,所以不会成为敌人,因为伤过,所以不会做朋友。回忆是很美的,但是也是让人心痛的。时间,让深的东西越来越深,让浅的东西越来越浅。看的淡一点,伤的就会少一点,时间过了,爱情淡了,也就散了。别等不该等的人,别伤不该伤的心。真的要过了很久很久,才能够明白,自己真正怀念的,到底是怎样的人,怎样的事…… 突然发现,你刻意追求的东西也许终生得不到,而你不曾期待的灿烂反而会在你的淡泊从容中不期而至。 累了,在时光的角落是停歇,渴了,就在岁月的小溪中畅饮,痛了哭了,在心底暗暗记下这些风景。第一次的爱,始终无法轻描淡写。总要等到过了很久,总要等退无可退,才知道曾亲手舍弃的东西,在后来的子里,再也遇不到了。分手了就做回自己,一个人的世界同样有升落,也有美丽的瞬间。 我不奢求能与你再相见,我只能做你梦里那片轻柔的云彩,借几行炙热的倾诉贴近你遥想的身体,我会在心房为你腾出一个小小的角落,在那里安放我和你的一切。我们之间白色爱情只剩下黑颜色想念,正如眼前的世界,正面不一定是天堂,反面也绝非为地狱。在黑白玄虚境界里喜欢白色掺和着黑色,像覆盖幸福的黑白琴键,弹奏一曲我们之间类似爱情的音乐,然后,我们的故事像黑白电影的情节,一遍一遍上演,纯真的爱情才经得起每个黑夜的疯狂想念。 如果沉默是一种伤害,请选择离开。现在,我选择离开。因为经过刻骨伤害,所以必须成长。别再浪费时间了,到后也没有人会真得改变。记得,忘记。在乎,随意。坚持,也许只是不能放手的怀念。谁也不能把谁真正的留在身边。也许到后,我们也只能说着某年某天某地。 我一直以为只要在一起就是永远,可事实并不是这样。谢谢你曾经那么真心的对我,谢谢你现在如此敷衍的对我,谢谢你曾经那么让我幸福过,谢谢你现在让我痛的撕心裂肺,谢谢你给过我的关心和温暖,谢谢你现在残忍和冷漠,我要谢谢你给我的,你拿走的一切,幸福全是你给的,也是你拿走的。 想起曾经看过的一句话,我颠覆了整个世界只为了摆正你的倒影,那么如果我求世界颠覆我,这算是自己给自己希望吗?放不下忘不掉无法做到淡若清风,早该没心没肺,早该不痛不痒,可为何想念的时候,眼睛总是会涩涩的涨满泪水? 生命中多数人是过客,也许相遇即错失,亦应在握手时注视,在刹那间欣赏,给生命以喜悦。若与己无干,错过就错过吧,命运本是充满遗憾的篇章,没有太多机会让我们去修改病句,没有太多时间让我们带着遗憾醒来。去爱那些对你好的人,忘掉那些不知珍惜你的人,去成为你想成为的自己。 红尘看破了不过是沉浮;生命看破了不过是无常;爱情看破了不过是聚散罢了。而在聚散离合之间,又充盈了多少悲欢交集的缘分。本以为萍水相逢,缘起缘灭在一瞬间。而这瞬间又有多少能修到朝朝暮暮的缘分。 回味身后的点滴,记忆似眼前零落的枯叶不忍沉思,眼角湿润了,似乎这一切在诉说着又一季的轮回,让心感慨。可是前方还是一片晴朗的天空,还有方向,心乱过,还会静,心痛了,还会好,心伤了,会痊愈,我们守着自己的心在每一季节的风中穿行,感悟四季的人情。 世间好的感受,就是发现自己的心在微笑。人生,该梦时要梦,该醒时要醒。梦,是渴望的延伸。渴望,是活着的好理由。那些延伸到梦里的渴望,是我们真深的向往。该梦时要梦,生命的色彩因梦而绚丽。 原创:71956607交流群:6891328

又是一个柳絮飘飞的日子。景轩抬头望向西天的云彩。今天的云彩和当日与蓝心分手时的一样,也是那样的红,红得像在滴血,落日的余晖映红了天边。

景轩的办公室。

景轩的心在隐隐作痛,都一年了怎末还忘不掉蓝心,难道在自己的内心还在认定她吗?可是当时她是那样的决绝,说出的话是那末得让他伤透了心。当时都发誓不再见她想她,可如今自己怎末了?景轩摇摇头,好像要把蓝心的影子从自己的心中摇掉。

桌上放着几份蓝轩小筑的设计稿,景轩正一张一张的看着,面色是越来越阴沉。这是些甚么?这也叫房屋设计

夜幕降临,喧嚣的街道因为突然的降雨寂静下来。景轩彳亍在无人的街道上,任雨打落在身上。这一切都和一年前十分的相似,一年前,分手后的景轩独自行走在无人的街道上,一任大雨瓢泼他毫无感觉,那一夜酩酊大醉的景轩醉倒在雨中的无人的街道上。现在的景轩不会再和一年前一样刻意的伤害自己,他已懂得珍惜自己、爱护自己。那一场让他忘不掉的恋情,使他在一年之中成熟了不少。这一次回来,在景轩的内心是有意寻找蓝心的。因为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爱的人始终只有蓝心。

吗?办公室里传来景轩的咆哮声。外面的文琪吓的面如土色,虽然她暗暗的喜欢着自己的这个老板,但更多的时候是怕他。“文琪,来一下。”颤抖的文琪推门进来,“总经理,需要我为您作甚么?”

会议室里,作为总经理的景轩正在开会。一个关于新建别墅小区的设计方案搁浅了。这个小区使用蓝心和景轩的名字命名的,叫蓝轩小筑。景轩正大发雷霆:“我们的设计人员怎末了,连一个小区的设计雏形都拿不出来吗?你们每天来都是干甚么吃的,我这里可不是养大爷的地方。如果这个星期再拿不出合适的设计方案,那你们也不用来上班了。”景轩气呼呼的走出办公室。事后,景轩深深的自责。“我这是怎麽了,难道一遇到蓝心的事情我就要发脾气吗?”景轩揉着额头,双臂支在办公桌上。头好痛啊!抬手按了按电话:“文琪来一下。”秘书文琪推门进来:“总经理,您需要甚么?”

“让人事科写一份招聘启事,我要广招设计人才,让应聘者自带两份自己设计的楼房雏形图稿来应聘。在这个星期三我亲自面试拣选,好下去吧!”

“我明天和后天的日程怎末安排的?”

文琪轻轻的退出,小心地把门带上。

“这样的,明天您要和昊天公司的陈老总见面,后天您要在金海螺大饭店出席一个慈善晚会,这个晚会非常重要不能缺席,因为莱阳市的市长也出席。”

星期三的上午,景厦公司的人事科门外聚满了来应聘的人。人事科老王把应聘者的设计稿收下,并一一登陆在册,就让他们回去了。

“好,你把明天和昊天老总的约会取消,告诉陈经理我会改天请他。后天的日程不变,你出去吧,不要任何人来打扰我。”

经过了两轮的筛选,两位优秀的设计者脱颖而出。景轩对这两幅初稿推敲不定,这两副他都很满意,取谁舍谁,景轩进退两难。这两幅初稿都含有蓝轩小筑中的柳树、树下的摇椅,甚至图中还飘着几许柳絮。景轩看着这两幅作品,灵机一动。伸手拍了一下脑袋,“哎,我怎麽这麽笨哪。”伸手按了按电话“文琪,帮我叫一下人事科老王。谢谢!”

“是 。”文琪转身出去,轻轻的带上了门。

“老王,这两个设计者是谁,我要见她。约个时间到时通知我,我要亲自见见这两个人。”

景轩开车来到蓝心曾经住过的地方,自从蓝心的父母相继去世,只有一个景轩没有见过的表哥在照顾着蓝心。在那个叫蓝轩小筑的小院子里装满了他们俩的多少的欢乐啊!那是蓝心和景轩成为恋人后蓝心取的名字。院心有一棵柳树,树下有一个摇椅。每当柳絮飘飞的日子,那儿就成了他俩的快乐天地。

“好的,总经理,我这就去办。”老王转身离去。景轩激动异常,他毫不怀疑这两个人是一个人,就是他日夜思念着的蓝心,他的爱人蓝心。因为除了景轩,只有她才知道蓝轩小筑的秘密。这是他们俩人的秘密。景轩浑身充满了幸福感。

“那棵柳树下的摇椅哪儿去了?蓝心那里去了?”

“你就是这两幅设计稿的主人,”景轩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蓝轩小筑门前的愣头青年坐在自己的面前。“怎末会是你。”

“景轩,我不是坐在摇椅上吗?”

“怎末就不会是我,”沈力反问一句。“看不出来吧!那你也真够木的。”景轩还真木木的,思想上为自己的惊喜突然落空而深深的失望。

“蓝心,!”景轩惊呼,甩甩头。“我眼睛花了,还是太思念蓝心了。”景轩仿佛看到巧笑嫣然的蓝心正从摇椅上站起身,朝他打招呼。

“哎,如果不喜欢,给我退回来吧!”

每当在柳絮飘飞的时候,也是蓝心最高兴的时候。那漫天的柳絮飘飘洒洒飞满了小院,“哈、哈、哈,景轩,你看我是不是很像一叶柳絮,飞啊、飞啊,啊哦!我要飞走了,飞到天边去了。”

“沈先生,我想问一下,这两幅都是你的作品吗?”

“不不,蓝心,蓝心你别飞走,我找的你好辛苦。”景轩有点失态。

“不相信?一副只有柳树和摇椅,另一幅却添加了漫天的柳絮,这难道不是最浪漫的设计?”

“哎,小子你是谁,在这大声小吆喝的,快离开,小心我揍你。”一个五大三粗的愣头青年站在院子里呼喝着。

“不,沈先生,这不是你的设计。告诉我这设计者在哪里,告诉我快告诉我。”

“对不起,请问您知道一年前这里住的那户人家搬哪去了吗?”景轩面对这个彪形大汉有点打怵。

“哎,你这人真是得,甚么这人哪人的说的你好像认识她似的。那你为什麽不去找她?在这里摆甚么乌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