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景轩的办公室。桌上放着几份蓝轩小筑的设计稿,景轩正一张一张的看着,面色是越来越阴沉。这是些甚么?这也叫房屋设计吗?办公室里传来景轩的咆哮声。外面的文琪吓的面如土色,虽然她暗暗的喜欢着自己的这个老板, ...

摘要: 又是一个柳絮飘飞的日子。景轩抬头望向西天的云彩。今天的云彩和当日与蓝心分手时的一样,也是那样的红,红得像在滴血,落日的余晖映红了天边。景轩的心在隐隐作痛,都一年了怎末还忘不掉蓝心,难道在自己的内心还 ...

1、李萧是我班上的学生,长相帅气,一身名牌,出手阔绰,用的新款的苹果手机,常常晚上查寝时不在宿舍,室友说他出去潇洒了。很多同学都羡慕他,觉得他的...

景轩的办公室。

又是一个柳絮飘飞的日子。景轩抬头望向西天的云彩。今天的云彩和当日与蓝心分手时的一样,也是那样的红,红得像在滴血,落日的余晖映红了天边。

李萧是我班上的学生,长相帅气,一身名牌,出手阔绰,用的新款的苹果手机,常常晚上查寝时不在宿舍,室友说他出去潇洒了。

桌上放着几份蓝轩小筑的设计稿,景轩正一张一张的看着,面色是越来越阴沉。这是些甚么?这也叫房屋设计

景轩的心在隐隐作痛,都一年了怎末还忘不掉蓝心,难道在自己的内心还在认定她吗?可是当时她是那样的决绝,说出的话是那末得让他伤透了心。当时都发誓不再见她想她,可如今自己怎末了?景轩摇摇头,好像要把蓝心的影子从自己的心中摇掉。

很多同学都羡慕他,觉得他的生活太容易、太舒适了。

吗?办公室里传来景轩的咆哮声。外面的文琪吓的面如土色,虽然她暗暗的喜欢着自己的这个老板,但更多的时候是怕他。“文琪,来一下。”颤抖的文琪推门进来,“总经理,需要我为您作甚么?”

夜幕降临,喧嚣的街道因为突然的降雨寂静下来。景轩彳亍在无人的街道上,任雨打落在身上。这一切都和一年前十分的相似,一年前,分手后的景轩独自行走在无人的街道上,一任大雨瓢泼他毫无感觉,那一夜酩酊大醉的景轩醉倒在雨中的无人的街道上。现在的景轩不会再和一年前一样刻意的伤害自己,他已懂得珍惜自己、爱护自己。那一场让他忘不掉的恋情,使他在一年之中成熟了不少。这一次回来,在景轩的内心是有意寻找蓝心的。因为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爱的人始终只有蓝心。

这么一个公子哥,我第一次见他时,就隐约觉得他在我班上将来会带给我麻烦,没想到不久后就给我捅了一个篓子。

“让人事科写一份招聘启事,我要广招设计人才,让应聘者自带两份自己设计的楼房雏形图稿来应聘。在这个星期三我亲自面试拣选,好下去吧!”

会议室里,作为总经理的景轩正在开会。一个关于新建别墅小区的设计方案搁浅了。这个小区使用蓝心和景轩的名字命名的,叫蓝轩小筑。景轩正大发雷霆:“我们的设计人员怎末了,连一个小区的设计雏形都拿不出来吗?你们每天来都是干甚么吃的,我这里可不是养大爷的地方。如果这个星期再拿不出合适的设计方案,那你们也不用来上班了。”景轩气呼呼的走出办公室。事后,景轩深深的自责。“我这是怎麽了,难道一遇到蓝心的事情我就要发脾气吗?”景轩揉着额头,双臂支在办公桌上。头好痛啊!抬手按了按电话:“文琪来一下。”秘书文琪推门进来:“总经理,您需要甚么?”

李萧和别的系一个女孩子谈恋爱,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带那个女孩打完胎后就提出了分手,再也不见她,不接她电话。女孩想不通,准备自杀,被寝室的其他女孩阻止了,女孩的家里人知道后,跑到学校要讨个说法。

文琪轻轻的退出,小心地把门带上。

“我明天和后天的日程怎末安排的?”

这件事情惊动了学院里面的领导,要我们一定要妥善解决,于是,我通知了李萧的家长来学校和女孩的父母好好协商,希望不要把事情闹大。

星期三的上午,景厦公司的人事科门外聚满了来应聘的人。人事科老王把应聘者的设计稿收下,并一一登陆在册,就让他们回去了。

“这样的,明天您要和昊天公司的陈老总见面,后天您要在金海螺大饭店出席一个慈善晚会,这个晚会非常重要不能缺席,因为莱阳市的市长也出席。”

见到李萧的母亲时,着实让我吃惊不小。

经过了两轮的筛选,两位优秀的设计者脱颖而出。景轩对这两幅初稿推敲不定,这两副他都很满意,取谁舍谁,景轩进退两难。这两幅初稿都含有蓝轩小筑中的柳树、树下的摇椅,甚至图中还飘着几许柳絮。景轩看着这两幅作品,灵机一动。伸手拍了一下脑袋,“哎,我怎麽这麽笨哪。”伸手按了按电话“文琪,帮我叫一下人事科老王。谢谢!”

“好,你把明天和昊天老总的约会取消,告诉陈经理我会改天请他。后天的日程不变,你出去吧,不要任何人来打扰我。”

她穿着早已不流行的套装,黑色的坡跟皮鞋一大片皮已经剥落,黝黑的皮肤布满皱纹,凌乱的头发上面带着一块上个世纪的头巾,看起来风尘仆仆。

“老王,这两个设计者是谁,我要见她。约个时间到时通知我,我要亲自见见这两个人。”

“是 。”文琪转身出去,轻轻的带上了门。

依据李萧平时的消费,我以为他家应该是一个经济优渥的家庭,没想到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农民家庭。

“好的,总经理,我这就去办。”老王转身离去。景轩激动异常,他毫不怀疑这两个人是一个人,就是他日夜思念着的蓝心,他的爱人蓝心。因为除了景轩,只有她才知道蓝轩小筑的秘密。这是他们俩人的秘密。景轩浑身充满了幸福感。

景轩开车来到蓝心曾经住过的地方,自从蓝心的父母相继去世,只有一个景轩没有见过的表哥在照顾着蓝心。在那个叫蓝轩小筑的小院子里装满了他们俩的多少的欢乐啊!那是蓝心和景轩成为恋人后蓝心取的名字。院心有一棵柳树,树下有一个摇椅。每当柳絮飘飞的日子,那儿就成了他俩的快乐天地。

他母亲告诉我,家里正在收玉米,实在没有办法才抽空来的,因为要省钱,没有打车,坐公交车来的,坐错了好几趟。

“你就是这两幅设计稿的主人,”景轩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蓝轩小筑门前的愣头青年坐在自己的面前。“怎末会是你。”

“那棵柳树下的摇椅哪儿去了?蓝心那里去了?”

我特别注意了一下他母亲的手,那是一双庄稼人的手,历经风霜、沟壑分明,其中一个手指还贴着创可贴,想必是剥玉米粒时,手指裂开出血了。

“怎末就不会是我,”沈力反问一句。“看不出来吧!那你也真够木的。”景轩还真木木的,思想上为自己的惊喜突然落空而深深的失望。

“景轩,我不是坐在摇椅上吗?”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可以深深的体会到她供养李萧上大学是多么的艰难。

“哎,如果不喜欢,给我退回来吧!”

“蓝心,!”景轩惊呼,甩甩头。“我眼睛花了,还是太思念蓝心了。”景轩仿佛看到巧笑嫣然的蓝心正从摇椅上站起身,朝他打招呼。

在院长办公室的时候,李萧的母亲诉说自己培养李萧上大学含辛茹苦付出了很多,他父亲也是在工地没日没夜的干,说着说着就痛哭了起来,涕泪惧下,越来越激动。可能她以为学校要开除她儿子,求大家给他儿子一次机会,后竟然直接向女孩父母和院长跪下了!她情绪已经失控了,大家扶都扶不起来。

“沈先生,我想问一下,这两幅都是你的作品吗?”

每当在柳絮飘飞的时候,也是蓝心最高兴的时候。那漫天的柳絮飘飘洒洒飞满了小院,“哈、哈、哈,景轩,你看我是不是很像一叶柳絮,飞啊、飞啊,啊哦!我要飞走了,飞到天边去了。”

我告诉她好好协商就行,不会开除李萧,过了好久她的情绪才慢慢缓和。后,他们两家人达成了一个结果,这个事情才算了结。

“不相信?一副只有柳树和摇椅,另一幅却添加了漫天的柳絮,这难道不是最浪漫的设计?”

“不不,蓝心,蓝心你别飞走,我找的你好辛苦。”景轩有点失态。

班上很多同学都羡慕李萧,不知道他们知道真相后会怎么想。

“不,沈先生,这不是你的设计。告诉我这设计者在哪里,告诉我快告诉我。”

“哎,小子你是谁,在这大声小吆喝的,快离开,小心我揍你。”一个五大三粗的愣头青年站在院子里呼喝着。

没有谁的生活本来就容易,李萧的容易,全靠他的父母替他支撑不易。

“哎,你这人真是得,甚么这人哪人的说的你好像认识她似的。那你为什麽不去找她?在这里摆甚么乌龙。”

“对不起,请问您知道一年前这里住的那户人家搬哪去了吗?”景轩面对这个彪形大汉有点打怵。

我不知道李萧每买一件名牌衣服、换一次苹果手机、带女朋友开一次房,他父母需要卖多少根玉米、在工地上做多少工,这样花着父母的血汗钱换来自己生活的舒坦,良心真的会舒坦吗?